莱格/杨思德。
“世事人无奈,君心我自知”

#米英# 三个tag

除草。

有关他们我都有很多话想说。


1.阿尔弗雷德自信满满地说:我喜欢英国,我同样喜欢你。亚瑟·柯克兰的眼睛从他肩膀往后望去,他的视线投注在他身上或者千百年来历史回溯中的某一点。最后他轻轻的,而又坚定地摇了摇头。“不”,他说,“你还不懂。这两者是不一样的。”
亚瑟·柯克兰是英国。但英国并不是亚瑟·柯克兰。
你还年轻。你还不懂这些。


2.他板着手指和他清算:“你当年要阻止我独立,你没成功。”“你想让我分裂,你没成功。”“你想不用我的帮助,就打退路德的进攻。你没成功。”他最后叉了腰,说得义正言辞:“现在你想阻止我爱你?你应该已经知道答案了。”他又...

- 青铜时代

他和他说了很多东西。比如伦敦永远不会散去的浓雾,船舶靠岸时响起的汽笛声。

他和他说苏格兰漫长的海岸线,他说那些永远不会坠下的月亮和彻夜鸣叫的海鸟;他和他说有关战争的硝烟;他说那些死去的被遗忘的人们;他和他说有关他的士兵,那些醉醺醺的男人们;他和他说被抛下的美梦,那些抱着酒瓶和未来睡去的女人们。

他和他说了那么多:有关过去的未来的,曾经的还未到来的事。

他和他说一片麦田。是的。他和他说一片金黄的麦田。他和他说一个小男孩。他说他用自己所知最美的名字来称呼他。

“他叫什么名字?我想不起来了。”他皱起眉头,苦恼地说。

阿尔弗雷德没有吭声。他收紧了手,将对方抱在怀里。...

阿尔弗雷德从下至上望着楼梯那一截。亚瑟柯克兰站在那。他的五官还和自己印象中的一样。坚毅不屈,沉郁内敛。恍然间,美国人又回到那个炎热潮湿的田纳西下午。空气中每一寸都带着烟草尚未燃尽的焦味。夕阳落下,他的影子落在地上像一个橘红色的庞大怪兽。亚瑟·柯克兰站在他面前,和他所有知晓的神迹、传说联系起来。他皱皱眉毛,然后将五官藏在掌心里。
庞大的,不为人所知的情感将这个青年吞没。他的话语湮没在手掌与草丛里。
“我喜欢你。”小时每一个梦境中他所说的是不是同一句话。
“我喜欢你。亚瑟。我喜欢你。”

源氏叛逆期来得很晚。这大概和他的成年期有所关系。

他过了十六岁爪子和犬齿才有所迹象。但那个时候,半藏已经是很威武的公狼了。他脖子旁的那圈白毛即使在众人中,也是极为闪耀的。他往往不用说话,只是站在那儿,便可以凭气势令整个屋子的人屏息静气不敢抬头。

除了源氏。

半藏抬起头,刚好瞧见他的兄弟跃过墙头的矫健身影。灰色的毛皮与尾巴在墙垣一闪而过。接着传来摩托发动机震耳欲聋的响声。

长老说你得找他谈谈。岛田家没有这样不争气的狼犬。

半藏站在那株樱花下守了整晚才守到一身酒气回屋的源氏。他满面通红,嘴角被酒精漾开无法合拢的笑意。半藏气到极点,随手甩过手边的弓柄去扔他。源氏也不躲,由着额头被弓弦擦开一...

洪水很快就退了。

亚瑟·柯克兰一直觉得这个沙漠的内陆城市中会发洪水是件不可思议的事。往日里看不见几个人,但洪水褪去后,也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市民三三两两将街头挤得水泄不通。正巧夕阳从山丘上落下。建筑物带着一股鱼虾特有的腥气,满大街的泥土沾着深红色的余光,整个城市像是沉浸在泥水中的宝石。

那个时候,从车站走出的阿尔弗雷德与这一切是如此格格不入。以至于很久之后,亚瑟·柯克兰都记得这个画面。他甚至很长时间都将对方与那些意向联系起来:瑰丽的生机与毁灭一切的混沌。

对于亚瑟·柯克兰而言,阿尔弗雷德就代表了这些。


非常感谢2016年大家的支持。今年开了好多车。明年争取在文笔上有所进步吧。

新的一年也请多多指教。

*觉得单纯发还是太单调了,想了想码了个源藏段子。

*思念比爱远。

*大家圣诞快乐。


半藏再次见到源氏的时候,他的兄弟藏在那丑陋的金属后头。他被挡着的眼睛闪着红光,即便这样他还是知道对方正在看他。

“这是我造成的吗?”半藏心里想。

这样想着,源氏冰冷的手指却突然伸上来握住他的五指。他的手冷得花村落下的每一片雪花。

“槲寄生。”电子音总是令他想到小时候躲在被窝里听到的广播。那单调的语调令他皱起眉头。

“……什么?”

“站在槲寄生下得接吻。”

“我知道。你干嘛说这个?”

他们站在花村干枯的花园里,方圆百里别说槲寄生,连绿色都没一片。然而源氏……他的源氏将龙一文字驾到他们的头顶...

[蔺靖]西洲曲 序

*其实不长,就是个短篇应该。只是来不及打完,先放上来表示我有在打吧。


西洲曲



蔺晨再次失去记忆的时候,萧景琰正巧在城外。

信使换了三匹马,进了大营,信还没来得及递上,双腿一跪,哭丧着脸就想去抱萧景琰的大腿:“皇上,求您快回宫吧!”

那阵势把萧景琰吓了一跳,信都未来得及拆,焦急询问:“莫非是太后出事了?”

信使抹了一把眼泪,垂头丧气。萧景琰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才瞧着他半天憋出一句话:“阁主他……又失忆了!”


按照信使后来的回忆,新皇当时的脸部表情是又欣喜又着急,又疑惑又担心,同时还夹杂着一种无法言喻的便秘感。总之,百感交集,精彩...

[源藏] 恋 放个预告 *黑道au

*除除草

*最近开始赶黑道abo本。先来放个后面的预告。


半藏甩甩头,觉着半个身子好似沉了水泥,漫无故地往下沉。他试图抬抬手臂,却又被拽了回去。肩膀上一阵钝钝的疼痛感传来,像是有人用锉刀一下下锉着皮肉。
他这下总算回过神来。
他被人用手铐铐着半边手臂坐在一张椅子上,也不知坐了多久,难怪半边身子不着力。前面是一张破了半张角的红木桌,角落里堆着一些无用的旧报纸。门好似刚刷过,一股冲人的油漆味。房间很小,就连角落中水龙头里落下的声音都听得一清二楚。他扭了扭手腕,用半分钟时间确定身体其他机能完好无损。肩膀上的伤被人仔细包过,偏偏没有用麻药,因此疼痛感此时才海浪般地袭来。
这倒不是大问题。半藏忽然想到...

[源藏]草叶集 (一发完) 飞贼源+神官藏

*飞贼源+神官藏

*想写个可爱点的文


草叶集

1

       源氏按下心跳,期待从宝箱中发出如少女般甜美滴喘息。他使着那铁棍,蹲了半宿,最后终于听见咯哒一声响。他兴奋地搓了搓手,俯下身就想去打开箱盖。冰冷的铁片贴上脸颊,“不许动。”声音清冷地令他想到五月下的雪。“小贼,来偷什么?”

        他向来胆子大,转过头还一副嬉皮笑脸。却见一个神官身着雪白色的狩衣,五官冷得像堆满了雪,持着弓的手和那月光尽是一个颜色。那利箭虽未出鞘,...

© 宇宙爆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