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格/杨思德。
“世事人无奈,君心我自知”

#米英# 此地不宜久留 序

此地不宜久留


#米英

#美国侦探和英国绅士的故事

#我想尝试一下日更(90%做不到) 



在黄昏的时候,阿尔弗雷德迎来了一个月的第一位访客。

客人走进门内的时候没有掩盖地蹙起厌恶的眉头,他穿着一件格子背心,洗刷良好的衬衫和熨烫得整齐的西装外套。从外表上看,是美国人最头痛的类型。

“请问,这儿是北大西洋侦探所吗?”上帝,他就连句尾都带着令人敬而远之的敬词。

阿尔弗雷德开始觉着手里的汉堡噎得慌。他拍了两下手掌,把吃了一半的汉堡塞回袋子里。过期啤酒的胃气涌上来,他打了一个狠狠的饱嗝。阳光穿透半脏的窗户玻璃折射到身上,美国人把身体往下挪了挪,准备再继...

#米英# 三个tag

除草。

有关他们我都有很多话想说。


1.阿尔弗雷德自信满满地说:我喜欢英国,我同样喜欢你。亚瑟·柯克兰的眼睛从他肩膀往后望去,他的视线投注在他身上或者千百年来历史回溯中的某一点。最后他轻轻的,而又坚定地摇了摇头。“不”,他说,“你还不懂。这两者是不一样的。”
亚瑟·柯克兰是英国。但英国并不是亚瑟·柯克兰。
你还年轻。你还不懂这些。


2.他板着手指和他清算:“你当年要阻止我独立,你没成功。”“你想让我分裂,你没成功。”“你想不用我的帮助,就打退路德的进攻。你没成功。”他最后叉了腰,说得义正言辞:“现在你想阻止我爱你?你应该已经知道答案了。”他又...

#源藏# 有关源氏的夏日幻想和半藏的三件套

*为半藏新的皮肤喝彩

*因为有社保,不知道能不能发。大家随意看看。过两天就删了。


点我点我

- 青铜时代

他和他说了很多东西。比如伦敦永远不会散去的浓雾,船舶靠岸时响起的汽笛声。

他和他说苏格兰漫长的海岸线,他说那些永远不会坠下的月亮和彻夜鸣叫的海鸟;他和他说有关战争的硝烟;他说那些死去的被遗忘的人们;他和他说有关他的士兵,那些醉醺醺的男人们;他和他说被抛下的美梦,那些抱着酒瓶和未来睡去的女人们。

他和他说了那么多:有关过去的未来的,曾经的还未到来的事。

他和他说一片麦田。是的。他和他说一片金黄的麦田。他和他说一个小男孩。他说他用自己所知最美的名字来称呼他。

“他叫什么名字?我想不起来了。”他皱起眉头,苦恼地说。

阿尔弗雷德没有吭声。他收紧了手,将对方抱在怀里。...

[源藏] Mad Shimada 番外 (下)

*一小段拐弯开车


点我


  Fin

阿尔弗雷德从下至上望着楼梯那一截。亚瑟柯克兰站在那。他的五官还和自己印象中的一样。坚毅不屈,沉郁内敛。恍然间,美国人又回到那个炎热潮湿的田纳西下午。空气中每一寸都带着烟草尚未燃尽的焦味。夕阳落下,他的影子落在地上像一个橘红色的庞大怪兽。亚瑟·柯克兰站在他面前,和他所有知晓的神迹、传说联系起来。他皱皱眉毛,然后将五官藏在掌心里。
庞大的,不为人所知的情感将这个青年吞没。他的话语湮没在手掌与草丛里。
“我喜欢你。”小时每一个梦境中他所说的是不是同一句话。
“我喜欢你。亚瑟。我喜欢你。”

源氏叛逆期来得很晚。这大概和他的成年期有所关系。

他过了十六岁爪子和犬齿才有所迹象。但那个时候,半藏已经是很威武的公狼了。他脖子旁的那圈白毛即使在众人中,也是极为闪耀的。他往往不用说话,只是站在那儿,便可以凭气势令整个屋子的人屏息静气不敢抬头。

除了源氏。

半藏抬起头,刚好瞧见他的兄弟跃过墙头的矫健身影。灰色的毛皮与尾巴在墙垣一闪而过。接着传来摩托发动机震耳欲聋的响声。

长老说你得找他谈谈。岛田家没有这样不争气的狼犬。

半藏站在那株樱花下守了整晚才守到一身酒气回屋的源氏。他满面通红,嘴角被酒精漾开无法合拢的笑意。半藏气到极点,随手甩过手边的弓柄去扔他。源氏也不躲,由着额头被弓弦擦开一...

洪水很快就退了。

亚瑟·柯克兰一直觉得这个沙漠的内陆城市中会发洪水是件不可思议的事。往日里看不见几个人,但洪水褪去后,也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市民三三两两将街头挤得水泄不通。正巧夕阳从山丘上落下。建筑物带着一股鱼虾特有的腥气,满大街的泥土沾着深红色的余光,整个城市像是沉浸在泥水中的宝石。

那个时候,从车站走出的阿尔弗雷德与这一切是如此格格不入。以至于很久之后,亚瑟·柯克兰都记得这个画面。他甚至很长时间都将对方与那些意向联系起来:瑰丽的生机与毁灭一切的混沌。

对于亚瑟·柯克兰而言,阿尔弗雷德就代表了这些。


[源藏]恋 13-14章 完结

*之前的部分麻烦大家往前翻一下。


第十三章

26日下午 17:11


1

车冲出栅栏。后面的人已经耐不住用机枪朝着这边扫射过来。

半藏和源氏将头压得极低,车窗玻璃被扫成碎片落到他们头顶。“你的人到底什么时候过来!”半藏朝着他的兄弟嘶吼道。

源氏舔舔嘴唇,踩着油门不动,硬是将这辆老爷车开出了跑车的风范:“他们还在路上呢。”

半藏有些无语,他被颠得七上八下,实在忍不了说道:“你能不能好好开?”

“我们是在逃命!要不然你告诉我往哪里开?”源氏回得特没好气。他拧着方向盘躲开后面一辆车的追击,差点把半藏甩了出去。

半藏四下一扫,朝着前面一指:“那。”

源氏抬头望去,...

[源藏] 白极光 上 (大学生源氏x酒吧老板半藏)

*大学生源氏x酒吧老板半藏

*短。甜。恋爱风。

白极光 


1


源氏刚搬进这个街区的时候就注意到了那家酒吧。他站在阳台往下望,正好瞧见那扇用画着樱花树的大门砰得一下被风关上。门帘一抖,上面的花瓣窸窸窣窣地往下落。

古里古怪。

这酒吧老板不是娘炮就是gay。源氏咬了一口汉堡,不到半分钟就将这个念头抛诸脑后。他全然没有想到自己会在一个星期站在那个酒吧门口,对着老板露出一个近乎讨好的微笑:“你是gay?太棒了。”

青年马上在对方近乎厌恶的眼神中意识到话中的不妥。他掩盖性地擦了擦鼻子,还咳嗽了两声。“咳咳!我,我不是。但是——为了你我不介意我...

© 宇宙爆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