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格/杨思德。
“世事人无奈,君心我自知”

[楼诚] 正午的岛屿 三

 

 

明诚看着前面男人的背影,疑惑像块石头卡着他的咽喉。楼道漫长,灯炮闪烁,明楼走在前面打着手机上的光。在这之前,你很难想象一个院长会住在这种老式小区。墙壁爬满了爬山虎。走廊的感应灯永远闪个不停。西装笔挺的明大院长攀爬着狭窄的楼梯看起来游刃有余。他大约是跌在泥里都能爬的起来的那种人。也是永远不会被人遗忘的那种人。

明诚想不起来自己在哪里见过这个男人。大约在南京?又或是更远一点,在苏州?他看起来对自己知根知底,只是两人都在玩一个名叫装聋作哑的游戏。游戏最后只有自己蒙在鼓里。

不过还好。他看起来对自己无从恶意。

明诚长大以来遇到的人遇到的事多如过江之鲫。人情冷暖,也见得极多。还好他心地纯善,事情过去也就不想再提。如今遇上了明大院长,既然猜不透对方内心想法,他也便既来之则安之,走一步算一步。

 

明楼的房子是最普通的二室一厅。一个房间被改装成书房,堆满了各式书籍。他的房子大抵就是一个普通单身汉的房间。一个堆满了换下来衬衫的椅子。一个塞满了烟头的烟灰缸。沙发被埋在杂志里。明诚还在客厅里看到一个电熨斗。

“阿姨每个月会来。”明楼似乎猜出他想说什么,解释道:“但是同样不巧,她这两个月也正好出门。”他正试图将沙发上的衣服清理开,然后从衣柜中找出一张薄毯。那样子,的确和人们面前永远衣冠楚楚成竹在胸的明大院长搭不上关系。

明诚注意到堆满了盘子和碗的厨房,一堆漫出垃圾桶的泡面。他努力将笑容压回嘴角,但出声的时候依然忍不住带着笑意:“如果您不介意的话……”

“什么?”明楼正手忙脚乱地和毛毯进行搏斗。

“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能否帮您打扫收拾一下。”

“哦,不行。”明大院长气喘吁吁地回答:“坐在那凳子上,你是客人。明医师,你可以随便做一些你自己的事,我很快就搞定……”

明诚扬了扬眉毛,完全没有把对方的话放在心上。他捡起角落的一个网球,精巧地将它投进篮筐里。

 

当明楼将沙发终于收拾妥当可以供人晚上睡觉时,他有些得意洋洋地转过身想打招呼,却发现客厅和厨房已经被对方收拾完毕。洗衣机正发出隆隆的响声,最后一个盘子在被放回消毒柜。

明大院长的样子此刻有些滑稽:“……你知道洗衣液在哪?”

明诚非常熟练地开始收拾堆在椅子上的外套:“在橱柜下面。阿姨在洗衣机上留了张字条。还有她说你的垃圾袋该买了。”

明大院长在房间里360°转了一圈,搓了搓手。“好吧。”他说,“呃,看来请你住一晚是不够的。我得请你大吃一顿才行。”

明诚终于笑起来。他发自真心微笑的样子很好看。眼角全是春风般的笑意。“这是我应该做的。您不需要谢我。”

“必须得请。你没有说不的权利。”

明诚挂衣服的手顿了一顿。有个念头从他的头脑中一瞬而过。

他知道不会有比现在更好的机会了。他努力让自己的语调维持平和,听起来毫无破绽:“如果您真的觉得欠我一个人情的话……”他将衬衫挂进衣柜,关上门,手压在门边顿了顿。“……或许您可以解答我一个疑问。”

“哦?”明楼的表情看起来并不意外。他似乎知道他会问什么。

“明院长,我们之间,见过吗?”

 

明楼的眼睛在镜片后面闪着光,他的嘴角似乎带着笑意。但明诚拿不准。“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这一切都太巧了。而且,您看起来对我非常熟悉。”

“王天风的高徒——我听说过你也不奇怪。”他又回到了明大院长的状态,运筹帷幄,说话讳莫如深。每句话背后都有着长篇累牍的注脚。不过他似乎注意到了明诚的目光。

“……不过或许你不记得了。我们之前见过一次。”

他听见一块石头落地的声音,之后又泛起了层层水波。波纹向外荡去。

“你有一次在学校里作为学生代表做汇报。当时我正好在。”

“而且,我记得那个时候你还遇上了一点麻烦。还记得吗?”

“我记得。”明诚声音很稳。他们两人的目光四目相接。“那个时候我做了个项目,写了好几个人的名字。结果有个师兄急着毕业——”

“他们想把你这个穷小伙子从这个项目里踢出去。”

 

明诚这下想起来了。他记得那个夏天比任何时候都要炎热。窗外的知了疯了似的扯着喉咙叫个不停。他在蒸笼一般的寝室里将自己的项目打上最后一个句号。结果在拐角听见师兄们的计划。

当时他一人在南京求学,无依无靠。只凭着自己的努力在这座大学站稳脚跟。凭着多年历练,自以为对人情世故了如指掌。谁晓得还是敌不过北京家世。一个穷小伙单挑官二代?明诚用几个脑袋想都知道结果如何。并且他平时并不讨王天风的欢喜。这个导师,见了谁都一副凶巴巴的模样。明诚躺在寝室的床上思来想去几天,饶是咽不下这口气。

正巧学校让他为一个典礼做学生代表发言。明诚那一篇文章发挥一贯水准的极为漂亮。大厅里掌声雷动,就连王天风看他的眼神也和蔼许多。下台的时候,正巧碰见师兄站在拐角。

明诚一下翻下永远春风徐徐的笑脸,声音冷漠如冰。他压着对方的手腕,神色严峻,低声说到:“想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师兄,你可知善恶终有报的道理。以后出门可要小心一点。”

他平时永远一张笑脸挂在脸上,哪里见过这种模样。对方吓了一跳,反驳道“你说什么!我我又没……”话语里早失底气。

明诚冷笑两声:“没做什么亏心事就好。师兄我们来日放长。”说完他一甩手就往楼梯走去,结果拐角正好和一个人撞个满怀。

对方仓促道歉。他心事重重根本没有放在心上,顾自下楼。

后来他原本以为师兄会狭私报复。结果谁知这事最后也不了了之,项目依旧归他所有,师兄平常遇见也转头无视。他心中虽有疑虑,但仍当师兄自己良心发现。

谁知这事今日还有曲折?

明诚猛然抬头直视对方淡然的脸庞:“当时是你……?”

“你害怕王天风和他们是一伙的。”明楼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 他把一本杂志递到明诚的手中:“实际上你错了。让一个如此有才华的年轻人没落,即便是王天风,他也不会袖手旁观。”

 

到了第二天,明诚依旧有些魂不守舍。他之前有想过和明楼之间有所过节,没想到中间门道重重。按照明楼的说法,他当时在拐角正好听见他们两人的对话,起了好奇。他轻而易举地打听出了事情缘由。本来就看不惯这一类事的他,干脆顺便帮明诚解决。只是后来明诚到医院报道之后,看到资料他才又想起来这个才华横溢的年轻人和自己之间还有那么一段往事。

原本是他自作主张,便也没想惊动明诚。之后的种种,的确也纯属巧合。

明诚脑海里过着明楼一般正经向他发誓的神情,忍不住低头一笑。郭骑云走过来正好撞见这一幕:“怎么了?发生啥好事了?也说来分享一下。”

“没啥没啥。”

“还有点小秘密。”郭骑云也不追问,“不过还真有好事发生。小子,你撞大运了。”

“什么?”

郭骑云将一份文件扔在他手里:“国际研修会议,院长点名让你和他一起参加。行啊,小子。什么时候偷偷和院长站一条线的?”他看左右无人,后面两句压低了声音:“现在大家都知道你站院长那边了。梁处那边,你要小心点。”

明诚感激对方的好意,垂下眼眸说:“我知道。”他打开文件,里面白底黑字,明楼下面写着他的名字:明诚。


评论(19)
热度(279)

© 宇宙爆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