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格/杨思德。
“世事人无奈,君心我自知”

[蔺靖] 青玉案 * 1 锦瑟华年谁与度

1 锦瑟华年谁与度?

 

蔺晨在靖王府不受欢迎。

这事在蒙挚的咋呼下,几乎人尽皆知。偏偏琅琊阁阁主完全对此不放在心上。他每天往靖王府前那么一站,清风徐来,长袖翻动,远远望去真如谪仙一般。要不是王府前的战英表情扭曲至极,那场面几乎可以入画。

战英白眼一翻,扯着喉咙往里面喊:“王爷——那家伙又来啦!”

 

蔺晨和靖王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气氛还算美好画面还算和谐。当时梅长苏和靖王一起回府,就见长廊上坐了一个衣袂飘飘的男人。他身形硕长,眉眼如星,眼神偏有些居高临下世俗不沾的意思,一看便是世外高人。

梅长苏愣了一下,然后向他介绍:“这位便是琅琊阁阁主蔺晨。”

蔺晨起身向他行礼,白衣如雪。

靖王直直地看着对方,过了好一会才说:“我们是不是见过。”

蔺晨抬头看他,目露微光,笑着回答:“靖王好记性。十二年前,我们的确见过一次。”

靖王大悟,说:“哦。我想起来了。”他又很快皱起眉头:“你那个时候,脸好像比现在小一点。”

旁边的梅长苏一口茶刚喝进口,“扑”的一声全喷出来。溅了蔺晨一身。

琅琊阁阁主面色未改,抬手理了理湿漉漉的流海,含笑打量眼前的靖王。那眼神从上到下,最后落到景琰的脸上,看的靖王极不舒服。“世事如水,改变也是应然。倒是靖王,那么多年还没有任何改变。”说罢,他上前一步,摘下一片之前落在靖王头冠上的落叶,放到唇前吹开。眼中笑意莹莹。:“蔺晨极为欣慰。”

靖王听得怔怔的。一旁的梅长苏打了个寒颤,看向景琰的眼神变为怜悯而同情。

 

之后蔺晨时不时就要上靖王府坐坐。从早晨坐到中午,从操场坐到床边。一开始靖王敬他为天下第一阁琅琊阁的阁主,虽然行事风格不如传说中所说。但想来梅长苏已经如此出人意料,琅琊阁阁主做事怪癖也是情有可原。但谁曾想对方简直敌的上两个梅长苏,搞得靖王一个头比两个头还大。

有一次蔺晨甚至通过地道径自到达景琰的居室,手持兵书,优哉游哉地看了起来。当景琰一副不可置信地表情看向他时,他才慢悠悠地放下书卷说:“靖王,你这本书已经过时,明日我就派人送本最新的过来。知天下事方能谋天下事。”他面容正经,让人无可反驳。但那居山为王的模样,令景琰忍了又忍,忍了又忍。最后终于忍不住甩袖而走。留下蔺晨看着他的背影抚唇大笑。

他终于忍不住问梅长苏,这位阁主到底是什么意思。对方扬声长叹,目露怜悯。他说:“靖王性格耿直,脾气直拧,心地纯善,是他最喜欢的类型。”

靖王差点跳了起来:“什么意思?我可是男人。”

梅长苏赶忙按住他的手,苦笑着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靖王你这种性格,是蔺晨他最喜欢欺负的类型。”

“……”

靖王恍然大悟。想到蔺晨每次到他府上,先找他聊天,再坐在他身旁对他的事务指手画脚。这个不对那个不行。他忍无可忍让对方闭嘴。蔺晨站在一旁看他批示军务,的确没有开口,却时常摇头摇头长叹一声。

靖王手中的笔抖个不停,批到第三张军务时,听见后面一声叹气,终于忍不住回头:“阁主一再叹气,到底有何意味?”

蔺晨立即大摇大摆在他身旁坐下,居然就擅自批阅起来“靖王多时不在朝堂,信息也不准确。要知这位参军已经……”

他们两人之间此刻挨得极近。呼吸喷洒在靖王的手背上,如冬日初炭。他手一抖,在书简上划出一条长长的墨线。

靖王还未说话。蔺晨微挑唇角,眯眼歪头瞧他,眼里笑意如春水掠波:“靖王可是手冷?是否需要蔺晨更靠近一点?”

靖王终于忍无可忍,笔往席前一扔。声音生冷如铁:“先生一再为难,到底为何?”

蔺晨放下笔,笑笑:“靖王是不是不信我?”

靖王手持利剑,面容冷峻:“琅琊阁天下闻名。但景琰难以相信,堂堂一个阁主竟然如此………如此………哼!”

蔺晨也不争辩,只是笑不作声。他轻抚一下指尖,指着门前那一株桃花说到:“景琰目前担忧之事,无非军中暗藏南楚奸细一事。如果我把他从军中揪出来,景琰可信我?”

靖王也不答他,只是冷哼一声。

蔺晨转头瞅着对方那秀中带冷之脸,抿唇笑笑。他凑上前,手掌覆过对方压在剑柄上的掌背,在对方大怒之前截声说到:“如果我真能完成,景琰答应我一个要求,怎样?”

在萧景琰此时眼里,蔺晨那笑容当真比誉王与太子还要可恶。偏偏他一口气又气不起来,只是烧着整个胸膛隐隐发烫。


*梅长苏,你很懂呦

评论(33)
热度(1125)

© 宇宙爆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