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格/杨思德。
“世事人无奈,君心我自知”

[蔺靖] 青玉案 13 东风夜放花千树

13 东风夜放花千树

 

*……阁主。打死也不为过。真的。


比起伤心,萧景琰更多是气愤。从梅长苏那件事压抑的那点郁气在此刻尽数爆发。他从王位上几步走下,将奏折甩在蔺晨面前。声中满含杀机,冷如寒冰。

“你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

蔺晨只是做了个揖,脸上一如既往,三分不屑四分调侃:“蔺晨无话可说。”

他这态度反而令萧景琰更怒:“背着我,暗算三皇兄……我想问问阁主,你还口口声声说为了我的江山,这就是你的如意算盘?”

蔺晨把手拢在胸前,坦然自若:“宁王谋害当今天子。拖出午门斩首也不为过。”

萧景琰气极反笑:“好,好。那范锐的事又怎么说?”

“在这棋盘上,每一颗棋子都有它的作用。一颗大好棋子,如不擅用,岂不浪费。”

“阁主果真是铁齿银牙。景琰自愧不如。那我想请问阁主,景琰对你来说,是否也是一颗好棋?”萧景琰说到最后,连自己都未发觉,声音带有哽咽之声,掌心已被他掐出血来。

蔺晨放下手,敛起眸子,沉下语调:“这个问题你不应该问。”

“那问什么?你明明知道我此生最恨……”

“你最恨别人骗你。”

“我以为这世上你是最后不会骗我的人。”

蔺晨的眼睛从未有过任何游离,他说的很轻,但很清楚。一字一句:“如果让我重新来过,我还会做一样的事。”这并不是一个会轻易动摇的男人。“我只后悔一件事,我瞒你还是瞒的不够好。”

“你还要杀人?”

“是。”蔺晨抬起眼睛,“只要他与你为敌。”

萧景琰只觉手脚冰凉,头脑中翻腾蹈海。他踉跄地退后两步,跌坐在椅子里。蔺晨站在原地望着他,想要上前一步,最后还是忍住了,最终收回手臂。

他们二人之间陷入一段短暂而漫长的沉默。

蔺晨看着景琰的衣角下摆,忽然长长叹出一口气,抬头泛出一个微笑:“缘分已尽。”

这话像是一块石子落在寂静的池塘里。萧景琰猛地抬头。

蔺阁主往后退了一步,拱手作揖:“蔺晨自知犯下滔天大过。愿皇上看在之前的情分上,不计前嫌。蔺晨自知罪孽深重,愿自关琅琊阁以儆效尤。”

萧景琰张口结舌地站起来。他的确生气,但也从未想认真治蔺晨的罪。气上心头,此刻却像被人从头浇下一盆冷水。

“你……要走?”

“蔺晨已经没有资格留在金陵。愿皇上能允许蔺晨安然离开。蔺晨便已感激不尽。”他话语之中撇得干净。全然没有一丝留恋的意味。

“……你要去哪?”

“殿下的江山,哪里都可去得。如果殿下想要蔺晨的命,派人来琅琊阁取便是。”

“不。我……”萧景琰张着嘴,喉咙里像是着了火。他应该说点什么。什么老死不相往来。活该之类的。但竟然通通都说不出来。

他应该觉得高兴。是的。他理应觉得高兴。明明被背叛的人不是他么?他背着他所作的那一切。不处死他都算是好的。可他此刻却只能站在原地,唯有掌心那一点疼痛是火热的。

蔺晨这边已经告退了。他动作间都有着原本那潇洒无人的气度。不像是被贬,反而像是自己本来打算就要走了似的。走的时候,就连一眼都没往回看。

萧景琰心中混乱,看蔺晨走到门口,忍不住上前一步脱口而出:“先生当时曾问我是否愿意和你一起离开……可还作数?”他开了口又后悔,差点想咬破舌头,真是混乱窘迫到了极点。

但蔺晨并没有疑惑。他转身回头,眉目依然含笑:“殿下说什么? 我已记不得了。”

 

萧景琰重重跌回椅子里。九重朱砂的外褂与朱袍和这重重楼宇一起,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很快的,外面的人跑进来了。有人想要扶起他,却被大力挥开。他听见战英焦急叫他的名字,之后是静妃的。混乱中,他听见有人在问蔺阁主去哪了?如同溺水的人捕捉到一根浮木,他迅速捕捉到那个名字,想要伸出手。但却落了个空。

缘分已尽。蔺晨是这样说的。他眼角渗出一滴泪水,终于昏昏沉沉地睡过去。

 

朦胧间,萧景琰忽然感觉到有人在捏他的脸。房子里似乎人都走了。大概是个太医,身上一股药香。他的指尖沿着自己额头一路往下,指尖轻点过鼻尖,嘴唇。最后落在他领口上。对方没有解开的意思。沿着他的锁骨来回抚摸。这动作近乎造次。

萧景琰簇起眉毛,想要喊人进来。第一个名字脱口而出,倒把自己愣了一下。

蔺晨。

相识不过一年,什么时候已经到了这等地步。竟然令自己都没有发觉。情绪如江水上涌,沿着他的眼角涌动,最后一点点泛出眼眶。景琰忍了忍,那名字就在唇齿间踌躇,一个不小心就会脱出口来。对方似乎发现了皇帝的异样,终于从胸前抬起手,又回到他的脖颈处。探出两根手指,放置在颈动脉的位置,感受到血管在指尖下缓缓的流动。

萧景琰想要睁开眼睛,但身体太重了。他只能感觉这手的主人似乎俯身上来,额头贴着额头,淡热的呼吸喷洒在自己的脸颊上。睫毛划过他的眼睑,轻薄的瘙痒。

作为一个太医而言,他的胆子实在太大了。

精力与疑惑一点点地在胸口聚集。萧景琰的手在身侧微微松动。对方没有发现,还在用指尖触摸他的脖颈。这时,已经来到了他的耳侧,呼吸与手指一齐落在他的耳垂。那是蔺晨最喜欢亲吻的地方。

萧景琰几乎忍着性子才没有从床上弹跳起来。直到他听见对方发出一小声短促的熟悉笑意。

 

萧景琰一把抓住对方的手指,猛地睁开眼睛。“蔺晨!”

太医被他吓了一跳,伏下身子,身躯伏在地面上,瑟瑟发抖。

萧景琰不顾额头的疼痛,一把拽住对方的肩膀。“蔺晨……?”

在他焦急的呼喊中,对方终于抬起了头。鹤发松袍,哪里有蔺阁主那风流倜傥的样子。

“……你是谁?”萧景琰不知是失落还是郁闷,身体无力地跌回床榻。

太医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惹这位新皇生气了。声音和身体一样抖得厉害:“在下……林尘子。受静妃所托,前来为皇上看病。”

林尘子……蔺晨?

不会吧……萧景琰是瞪着对方从上倒下看了几遍,将此人刮出一层眼刀来。

这人,看起来身影也不像。蔺晨比他要高,比他要胖。这皮肤……还是蔺晨要来的好一点。而且鼻梁太低了。蔺晨怎么也是个高鼻梁大眼睛的。

萧景琰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将记忆中的蔺阁主美化程度高了几倍。他最后挥了挥手,意识消沉地打发对方退下。瞧着对方佝偻的背影,他心头那点郁卒又推到了蔺晨的身上。

 

人都走了。还能令自己疑神疑鬼。

真正是阴魂不散。

最后这句,新皇是咬着牙说出来的。

 

琅琊阁。梅长苏朝飞流扔出一个橘子。少年再次询问:那家伙什么时候才回来?不会真的死了吧?

梅长苏无奈地摇摇头:“你见过千年的狐狸认栽的吗?恩?”

兵法有云——釜底抽薪。

 


*都和你们说是HE了!没有人相信我!哭泣

*距离结局还有3章。


评论(38)
热度(408)

© 宇宙爆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