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格/杨思德。
“世事人无奈,君心我自知”

[蔺靖]青玉案 14

14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设的这个局?”

“你猜?”

“三皇子被贬的时候?靖王被封为太子的时候?”

“再猜。”

“总不是在大漠的时候吧。”蒙挚一拍大腿,痛心疾首。

蔺晨往嘴里扔去一块苹果,两只眼睛弯成一弯月牙。“错了。”

“不是吧……?”

蔺晨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摇了摇食指:“实际上是:在景琰去大漠之前。竟然逃不过,迟早得出手,不如一劳永逸永除后患。景琰是仁慈,但不是傻。他迟早都会成长,不如让我推他一把。”

“你还真有自信……万一你们彻底闹翻怎么办?”

蔺晨白了对方一眼,“我又不是你。怎么可能会做没把握的事。”

蒙挚被他噎得说不出话,倒是梅长苏出来解了围。

“如果你不怕……你带萧景琰去看花灯节做什么?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这种肉麻的话也只有你说的出来。害得我们飞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是不是,飞流?”

飞流抱着手臂,点头如捣蒜。

“我这不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么。”就算被揭穿了,蔺晨也不脸红,大大咧咧地往后一躺,看着房顶幻想联翩。“景琰现在肯定特后悔,终于知道我对他的好,特思念我。说不定在被子里偷偷哭着想我呢。……不成,到时我得好好打扮打扮。”

“你就不怕玩砸了?”梅长苏从上至下望着他,眼睛晦涩不明,话里有话。蔺晨手一挥,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砸不了。尽在我掌握之中。他眯着眼睛,想象着景琰再次见他哭着扑入他怀中的画面,美人落泪,那画面那情态,一时间还有些醉意。

梅长苏嘴唇撇了撇,意义不明地耸耸肩:“嘿。”

 

萧景琰还真没哭。
他很快就振作了起来。有太多国事需要他处理,蔺晨的事就像根卡进他喉咙里的鱼刺,不去想它也没有什么。他很快就从内疚无比的战英那里知道了事实的真相。

战英低着头瞧着那一块地砖,跪下来说:“属下愿意接受一切处罚。”结果等了许久,才从上面听见一声长长的叹气。“朕知道了,你下去吧。”

战英退下的时候,忍不住往后看了一眼。瞧着偌大的王座上,萧景琰垂着眼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只是后来皇帝和太后聊天的时候才终于提起此事。“儿臣明白蔺阁主的心意,只是他的手段太过刚绝。而且,为何他一开始不与我商量。如果我知道的话……”他顿了顿,还是把话吞回肚子里。最后他说:“我依然不能同意蔺晨的所为。有千百种君王,难道偏偏只有算计与利用才是唯一的途径?”已成为太后的静妃太明白自己儿子的话外音。

“不能同意……却能理解……是吗?”

皇帝垂头不语。太后以为他还未想通,也不逼他。只是如以往一般为他递上一碗豆糕。“我儿聪慧。谁对谁错,想必皇上心底一清二楚。你已经是天下人的皇帝,心胸自然与以往应有不同。”

皇帝含糊地应了声。忽然想起什么,抬头问:“母后,有关新来的太医那名叫林尘子的……据说是您介绍入宫的?”

太后不知他这时提起一名太医是什么意思,爽快回答:“是啊。啊说来,是蔺阁主之前将他介绍与我的。医术的确不错,我从他那也收获颇多。”

后面这句萧景琰并未听进耳朵里。他若有所思地回了内室,坐在那把事从头到尾的想了一遍,直到月上三更,宫中全点了灯,才一拍大腿从原地跳腾起来。他平日端庄肃穆,此刻把身边的宫女太监吓了一跳。只是萧景琰此刻满面通红,已然顾不上什么形象。

“去,把那个太医林尘子叫来。”

他在原地来回走了四趟,才终于等待林尘子风尘仆仆的身影。人刚踏入内室,皇帝已经扑了上去。一把捏住对方的脸,往两边拉扯。所有人都吓了一跳。高公公愣在原地过了1分钟才缓过神来。“皇,皇上……”

“闭嘴!”萧景琰那一张俊脸此刻有一些咬牙切齿的味道:“让我见识见识你的真面目。”他原本就是个武将,下手没有放水,不过一会,林尘子的一张老脸就被捏了个通红。他痛得咬牙咧嘴,但又不敢挣扎,站在原地抽搐着。场面多少有些不堪。
“粘得还挺好。蔺晨你还装!”

高公公终于看不下去了:“皇上,皇上,您说什么啊。他的确是林尘子本人。”

“闭嘴!”

“皇上……您快把林太医脸给捏烂啦!”

萧景琰这才松了手,但仍然气喘吁吁地一脸狐疑盯着对方:“这怎么可能不是蔺晨呢?”

林尘子趴在地上鼻涕横流,一个劲地哭着大声求饶,拼命下着毒誓自己不是蔺阁主假扮。萧景琰总算有些懵了头,跌坐回椅子里。脑子里翻腾蹈海地想自己也许还真猜错了?居然睹物思人到了这份上?心下又是烦躁又是郁卒,挥挥手让所有人都退下。

他窝在椅子里还在生气,战英兴冲冲地拎了只鸽子直接闯荡进来。“皇上,好消息!”

萧景琰有些没好气:“什么?”

“霓凰郡主邀您去苏府一聚。”战英对萧景琰的疑惑目光点点头:“据说飞流回来了。而且她还说……飞流给您带来了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小殊没有死。他还在琅琊阁。那坏消息是什么?”

霓凰一挑眉毛,“坏消息是……某个人也在琅琊阁。而且,他还游刃有余的等皇上请他回去。”

“……小殊为什么要告诉朕这些。”萧景琰板起脸,眼神闪烁。

霓凰捂着嘴咯咯笑道:“他说他只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不过,关键是殿下想要做什么。想要怎么做。”她一边说着,一边往萧景琰那塞了个锦囊。

萧景琰冷哼一声。被人全部猜中的感觉并不好。但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一把将锦囊夺过。皇帝面有些红,假装正经地咳嗽一声,只是眼睛里带着几分恶作剧的快意:“这并非私仇。”

“霓凰知道。”

掂了掂手中的锦囊,萧景琰终于憋不住,脸上露出一个灿烂至极的微笑。


评论(24)
热度(364)

© 宇宙爆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