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格/杨思德。
“世事人无奈,君心我自知”

[蔺靖]如梦令 九

 
 

从别後,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

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别动!”男人低沉地笑着。声音如清风拂过柳枝。

萧景琰原本还打算继续挣扎。男人正好撩起他后颈的一段碎发,下巴顶着他的头顶。温热的呼吸传来。男人用指尖钩钩他负着的掌心。他整个身子忽然怔住不动。


他们两人此时躲在一个小小的壁阁间。空间狭小,稍微抬起头就会撞到上头的木板。壁板拉开一条缝,这儿所有的光线都从缝里透出来。滟滟一段浅红的浮光。

他睁着眼睛。不敢动。又无法眨眼。只是盯着上面一段小小的木板。

隔间内所有的声音在这此刻全然没有了声响。室外的恩客与游女们还在调笑。有人在吹玉笛。浮潜的琴声。不远处有小舟经过河面。船桨推开水波。

男人的手还停留在他的胸膛。见他不动,有些恶趣味似的伸上来捏了一下下巴。嘴唇凑着他的耳廓,几分轻浮地笑道:“怎么没反应了?真的被吓到了?不猜猜我是谁?猜对有奖!”

萧景琰眨了眨眼睛。也不知想哭还是想笑。

男人这才将他放开,却又用扇柄打了一下他的鼻尖,亲昵地好像那六年全然不存在一般。“那么长时间不见,不会叫人?”

萧景琰深呼吸了几口,才能咧开嘴,露出一个灿烂至极的笑容:“师兄……”

他眼角一点还挂着泪珠呢。

 

二十多岁的蔺晨还是一身白裳,拂扇翩翩。从壁缝里透着的那丝光,正好落在他的睫毛和眼睛上。透亮的眸子里全是笑意。他变得比之前更成熟,举手投足全是成年男子的意味。但又有些东西是没有变的。

“师兄,我……”萧景琰张了口正想说话。却被蔺晨手明眼快一口捂住。

“嘘——”蔺晨突然抵上来,伸手将他抵在后面的木板上。

萧景琰还在感动,就被吓了一跳。呼吸一停,愣愣地瞧着蔺晨的嘴唇擦过自己的睫毛。湿热的呼吸喷洒在额头上。

他听见心脏砰得一下被砸在地上。

  

“噤声。看好戏。”蔺晨瞧他还呆呆怔在原地,用指尖在掌心写下。

萧景琰怔怔抬头,眼睛眨了两下,表示明白。

他的师兄似乎忘记他已经不再是六年前的孩子,依旧继续着从后面拥抱着他。两人面朝外面的房间,偷偷将壁阁的橱门拉开一条缝隙,往外窥看。人影晃动,外面进来一男一女。

他如此专注,甚至没有发现怀中的少年脖颈根部一片粉红。

这并不是酒力的后遗症。


“师兄……”萧景琰踌躇了一下,小声嘀咕。

“恩?”

“你能不能……先放开我……”

“咦?哦!”蔺晨这才发现自己还把少年搂在怀中。他松了手,却又明知故问:“难道景琰是讨厌师兄?长大了,就不想要师兄抱了?”这恶劣的性子,当真十年都不会改变。

萧景琰没有吭声,垂着眼睫。壁阁幽暗,看不清他脸上此刻在想些什么。

“师兄我们为何要躲在此处?”过了一会,萧景琰转了话题,问道。

蔺晨本就是见人熟稔的性子,天生乐意与人接近。尤其对象还是自己从小带到大的萧景琰。亲近起来,也不管什么尺度分寸,对方年龄几何。就拉着他的胳膊,两人头凑在缝前,往外望去。也不管萧景琰在旁边是否自在。

“我们师兄弟许久未见,师兄要送你一份礼物。”

“……哦?

“嘘。瞧。”

萧景琰按下心中的万马奔腾,也往外望。室内是一男一女。男人身形挺拔稳健,衣裳华丽。背影不知在哪里看过,隐隐有些眼熟。萧景琰心下还在慢慢思索。那边游女已一杯又一杯地敬个不停,半个身子早已倚进对方怀中。浮云已乱,鬓发蓬松,眉眼全是媚态。一时间,室内娇声笑语,春意浓浓。

蔺晨看得津津有味。萧景琰则垂下眼不敢乱瞅。

 

萧景琰想了千百次两人见面的样子。全然想不到是以这副模样再次相见。千百个念头徘徊在他的脑海。

你怎么在这?我怎么在这?师兄你来多久了?是不是你……

心痒得厉害,却什么都不能说。萧景琰抬起头。上方的蔺晨一丝刘海正巧落在他的脸上。像是察觉到他的视线,蔺晨低下头对他笑着眨了眨眼睛。

陌生而熟悉的药香味传来。

心像是落了定,又发出了芽。

 

“师兄,你……”他张嘴刚想问,外面传来一阵喧哗声。酒杯碰撞,有人叫嚷。蔺晨兴奋地一抓他的手臂:“好戏来了!”

萧景琰愣愣回头,才发觉是一幕“捉奸在床”的好戏。

一华服女子冲进来,瞧见室内两人已快滚在一处,立刻怒气冲天,破口大骂。骂到狠处,居然伸手就打。她还带来几位同样华服的中年女子,一边劝停,一边又追打个不停。好好的醉红楼,居然被闹得人仰马翻。

那恩客被华服女子打的是落花流水,刚开始忍着,忍到后面忍不住还口。华服女子更气,抓起酒杯就往他头上扔去。恩客一扭头,萧景琰终于瞧见他脸上五官,饶是再镇定,也吓得长大了嘴。

蔺晨不知从哪里翻出一包花生,吃吃笑着给他解释:“誉王妃,从小娇生惯养,性格霸道。但家室背景非誉王可以动摇,堪称京城母老虎。誉王早就忍她许久,私下找了不少外室。但又畏惧誉王妃,不敢挑明。”

“景琰,师兄送的这份大礼,你可喜欢?”蔺晨回头对少年堪堪笑道。那副模样,和六年前在上山教训那群师兄的表情,别无二致。

“景琰,谢谢师兄。”室外闹剧不停。萧景琰终是忍不住,抬头咧出一道灿烂的笑容。

 蔺晨看了感慨,“少年人,还是要多笑笑比较好。看,这样就好看多了嘛。” 
 

“……师兄…”

萧景琰发觉自己师兄什么都好。只是一点:调戏自己来得心应手,甚至成了习惯。

只是他们之间还有六年的时光还要追赶。不急。


走出醉香楼的时候,蔺晨搓了搓手,语重心长:“哎呀,师弟,看你这个愣头青的样子,师兄还是很为你的贞操担心!不管女的男的都要小心啊!”

“……师兄!”

 

评论(33)
热度(502)

© 宇宙爆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