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格/杨思德。
“世事人无奈,君心我自知”

[蔺靖]如梦令 十一

十一

 

临安城来了位江湖郎中。

这不稀奇。稀奇的是他还有位俊俏的小师弟。更稀奇的是这江湖郎中一不开铺,二不打店,你有事没事硬是找不着他。

如有人上了旅舍,问郎中在哪。小二朝江边一指:不巧,两位爷又上朝天门打尖去了。

于是就去了朝天门。

郎中没有看见,倒瞧着一位白衣飘飘,临江而立的男人。眉目间说不出的风流倜傥,觑眼看人的时候一怀浪荡修散的气度。这男人一手持酒,一手持杆,可那气度仿若钓的是满江清风。另位十七多岁的少年,相貌俊俏,五官剔透,腰杆挺拔得如岸边柳树,举手投足间却又有逼人英气,令人不敢多看。少年站在男人后头,再三欲言又止。

 

“师兄……”

男人一抬眉眼:“恩?”

“景琰如果没有记错,出京之前,师兄说的是嵩山那边有人急事求你去看病?”

“你没有记错。”

“那我们怎么会来这?”

“因为啊……”蔺晨抬起鱼竿,鱼线划破江面,如裂破一面铜镜。他声中和煦温暖,令人如沐春风。“四月这儿的鲈鱼最好吃,我可不想错过这人间美味。”

他回过头来,笑意吟吟。如此理直气壮,令少年萧景琰竟然无话好说。

蔺晨一甩绳,一条鱼跳至少年的掌心。水花溅得他衣袖一声。

“嗳!”

“景琰那么长时间未见,身子骨虚弱,连性子也变了。师兄心疼,带你好好补补身子。”他说得大气不喘。瞧着少年有些不满,用手捏了捏对方的鼻尖。萧景琰拿他师兄无奈,却又没有办法。上下瞧瞧自己,怎么都是皇子里最壮实的一个,偏在蔺晨嘴里,好像自己这六年受了多少委屈似的。

他无法回嘴。心里却隐约有些甜。这么多人,除了林殊倒只有蔺晨把他的事放在心上。那一分无奈也跟着流水去了。捧着鱼,心里想着今天是红烧还是清蒸呢?师兄嘴挑,清蒸得多找些美酒和小菜配着才好。

心中一番计较。又想起一件事来。

 

他就着蔺晨后面坐着。朝前靠近一些,嘴唇正好凑着蔺晨的耳际。

“师兄,有一件事。”他正过了变声期,却又没有其他少年人的沙哑。声音低沉爽直。

“什么?”

“当初出来的时候,母妃只给了景琰一些路上所需。虽然不少,但是未曾想到师兄你就连一个铜板都没带……”

“所以你……到底什么意思?”

“师兄,我们快没钱了。”

蔺晨终于回了眼看他。萧景琰眸子里有一些特属于少年人的羞愧。他之前还是个不堪世事的皇子,虽说不受重视。但也没短缺过银两。他们这一趟出来,没让任何仆人跟着。蔺晨不说,萧景琰就把所有琐事扛了过去。

 

从万事不过洋葱水,到精打细算过日子。蔺晨瞧着这小皇子板着手指和他一笔笔算最近开销有多大的样子,便有些好笑。

“师兄你爱喝好酒。这几日酒钱不能少。那又得开出去一部分。”

“师兄你说下等的客栈不住。和老板说要上等的云丝被。这住宿钱也得另算一部分。”

“师兄你……”

“好了。好了。”蔺晨伸手拦住七皇子较真地往下计算。“我记着一开始的时候我也有一些闲钱不是?”

“师兄说的是你那袋碎银子?我们在第一个小镇你瞧着一个路边卖身葬夫的,说人家长得好看唱曲也不错,不是都赏了吗?”

萧景琰扑闪着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说得单纯而又毫无芥蒂,说得蔺晨不知道这少年是故意的讽刺还是无意的称述事实。

他的视线从萧景琰的眸子绕了一圈最后落回少年微微翘起的双唇上。

“师兄你又不肯开张,每日除了吃就是玩。所以再过几日,咱们就真的什么钱也没有了。”说完,他还发出与年龄不配的一声小小叹息。只是睫毛微微翘起,在里面看不见任何阴霾。

蔺晨抿了抿嘴唇,最后还是挪开了眼睛。

 

“好。”

“啊?”

“师兄说,景琰有这般为师兄打算的心。师兄极为欣慰。”蔺晨浅浅一笑,伸手握住少年白葱般的指尖。景琰指尖一颤,一时间没有抽出开去。

只见他垂了头,露出幼鹿一般细长的脖颈。踌躇了一会,说:“师兄……卖武这事,我可不做。”

“……师兄什么时候说过要让你卖武。”

“昨天酒醉时,你说的。什么景琰你有情有义就是没有脑子,师兄真怕你被别人骗了身又给卖了……”

“……瞧你这孩子,多实心眼。我怎么知道我说的那个‘身’就是这个‘身’呢!咳……不是。师兄的意思是:让景琰跟着我吃苦,师兄可过意不去!不过不用担心,师兄有的是法子!”瞧着萧景琰嫩如五月春风的俊脸。蔺晨眼珠一转,便有了个念头。

他眉眼一挑,跨前一步,贴近萧景琰站着。鼻眼差点撞到一起去。路边的小姑娘遮住了眼睛。哎呀呀,少儿不宜少儿不宜。

萧景琰觉着师兄口中的热气喷着他的耳廓,层层一片热浪。

 

蔺晨说完,萧景琰却是紧忙摇头拒绝。

“师兄……这不行的。”少年郎从未如此无措,皱着眉只是推脱。

“你没试过,怎么知道不成?让你去找个姑娘资助,又不是让你跳楼。”蔺晨挑着眉说,“我家景琰长得这般好看。就算被几个人供着,也是值得的。而且——”他扬着眼睛,瞧着少年眼底一丝羞意,“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景琰也是快到谈亲的年龄。如果遇到合适的,干脆不如娶回宫中成就一段美事?”

 

萧景琰只是一怔。愣愣地瞧着蔺晨,挪不开眼。蔺晨还笑吟吟地等他回答。他对蔺晨那性子也有些了解。大约是依旧拿他打趣,瞧着他惊慌失措的样子好玩。可他张着嘴,声音微微有些发干。“……景琰,从没考虑过此事。”

“哦?”蔺晨眉角更加上扬,唇角吮着些笑意。适才抓着萧景琰的指尖,此刻依然抓在手中,用掌心握着那指梢一点凉意。紧紧逼问。“怎么的?是不想找,还是不敢找?”

萧景琰看着蔺晨那得意的笑意,胸口闷得发紧,唇齿间饶是有些苦味。

 

蔺晨似乎是不记得了。那么久早的事。

可他却记得一清二楚。像是用剑刻在石头上。

那是属于少年人的初次誓言。

 

这边蔺晨擅自帮他找了理由:“唔。我家景琰如此单纯,估计还分不清到底什么是喜欢。不用着急,这事就交给师兄了。”他拉拉他的小指,似是做了个约定。还眨了眨眼。“保准让你景琰满意。”

萧景琰垂着眼睛没有吭声。修长的身影在岸边就像块礁石。蔺晨似是没有发现他的低沉,继续一甩鱼钩哼着小曲钓鱼。

忽然天上就下起了小雨。萧景琰回过神,想去拿伞。却被蔺晨用手拦了。

“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景琰,我们要的鱼来了。”说罢他收了杆,潇洒回头。

 

一位白衣娘子打着伞站在渡口,扬起伞露出一张水汪汪的小脸。操着一口吴侬软语,听者皆醉。“请问,哪位是蔺大夫?”

蔺晨摆摆袖,端得是一副看山看水世外高人的模样。“在下便是。”

“我家姓白。今日家中患有恶疾,闻听蔺大夫医术高明。想请大夫到家一见。知道蔺大夫为人看病不求金银,不知大夫……”

“不急。不急。像小娘子这般美人提的要求,就算是没钱我也会从的。”

“呵呵。蔺大夫真会说笑。”小娘子笑起来花枝乱颤。蔺晨也跟着笑了。唯有萧景琰站在一旁不吭声。

“不过近日我与弟弟没有个落脚的地方,不知娘子可否行个方便呢?”

“我家倒是有空房。只是缺少仆人打扫,尽力收拾上房一间。不知大夫是否愿意……”

萧景琰刚想开口,却被蔺晨伸手揽了过去。

 

蔺晨将他半搂在怀里,手从肩膀往下紧紧压着他的腰。一阵香味传来,萧景琰闭了口。听见蔺晨的声音在自己的睫毛前浮动。

“我与弟弟睡一张床就行。麻烦娘子了。”

他笑得云淡风轻,好像在说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



*在过年之前至少有个Kiss好不好?好。

评论(30)
热度(441)

© 宇宙爆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