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格/杨思德。
“世事人无奈,君心我自知”

[蔺靖]如梦令 十三

十三

 

蔺晨这一去,到了夜半三更才带了身酒气回来。二话不说,直接翻身上床。萧景琰还想说什么,却被人一把搂着压在床上。蔺晨的嘴唇就抵着他的脖颈,呼吸扬起发丝。

萧景琰吓得屏住呼吸,却听身后人嘟囔了一声:“睡觉。”

萧景琰被人搂得极不舒服,却又不敢挣脱。只觉着蔺晨的呼吸在自己颈边浮动,怕是一回头便回撞个正着。他压下满心悸动,颤着声说:“师兄,景琰刚才想了一想。”

“……恩?”蔺晨也不知是睡是醒。

“师兄,这白府,我总觉得哪里觉得有些不对。”

“知道了。睡吧。”蔺晨没有理睬,只是将他腰一搂,半个身子依进怀里。他睡相真差,摊着手将萧景琰压了个正着。萧景琰只要一回头,就能和蔺晨来个实打实的拥抱。

他不敢再动。盯着天花板的一层红纱,听见自己如雷似鼓的心跳声,和蔺晨的有条不紊的呼吸声声混在一处。对方的呼吸贴着自己的脖颈后头。心跳似鼓,声音浩荡。可是这些身后的人都不会发觉。

萧景琰在黑暗中咬着牙。他紧张了好一会,却不见蔺晨动静。

 

对于她们是情。对你,是爱。

 

适才他将这话来回在心里咀嚼了好一阵。想着师兄到底是什么意思,可此刻却又打起了退堂鼓。

话到嘴边,怎么都不敢张开口。

他不明地兴奋,却又有些隐约的害怕。害怕如果问出了口,他会得到一个怎样的答案。他眼睛都睁得干了。过了一会,终于忍不住沉沉睡去。

 

等萧景琰的呼吸恢复平稳。蔺晨却睁开了眼。清明的眸子里没有任何睡意。他盯着萧景琰修长的脖颈好一阵,才伸出手。指尖在少年的脸颊上划了划,终于还是放下。

蔺晨抬起身瞅着萧景琰的睡脸,确定他睡踏实了,无声地弯起嘴角笑笑。才将被角掩盖踏实。悄无声息地翻下床,纵出门去。

 

**

 

琅琊阁少阁主恶性不改,坐在白府的屋顶之上。他配以明月下酒,清风为伴。白府上下,世间百态,人情变故,全在他那小酒杯中,随着月影荡个不停。

“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恩?”他弯唇一笑,饮尽杯中美酒。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二人。

 

** 

 

萧景琰睡了一会,不知怎地,却又醒了。他往旁边伸手,却落了个空。蔺晨睡的地方冰凉一片,也不知他是什么时候出去。萧景琰干脆披衣起身,左等右等都不见人,有些心急。瞧着外面竹影浮动,心一横,拿着剑跟了出去。

白府庞大,夜晚更是静得悄无声息。唯有明月悬于空中,冷清清一个清丽世界。阵风吹过,他的影子落在栅栏上,孤孤单单地晃着眼。

蔺晨之前走的时候拇指抿过他的嘴唇,那一抿像是点燃了柴火。烫得他整个嘴唇热浪未消。萧景琰想着想着有些痴了。

少年站在树下,整个人罩着一团银色的月光,明润得就像一把还未出鞘的剑。

 

师兄那话到底是几个意思?

以他对蔺晨的了解,这多半还是蔺晨拿他打趣。他喜爱捉弄自己,不带什么恶意,全然是习惯作祟。但那些暧昧的举止,游离边缘的话语,却又令萧景琰拿捏不好对方的态度。他就喜欢这样撩拨自己一下,亲昵起来塞块糖,但又像是等待自己的一个回答。

清清淡淡的眸子里,压着一些萧景琰所不能或者不敢理解的期待与渴望。

萧景琰把脸埋在掌心里,蔺晨还残留的浅浅体温传来。

师兄啊……少年捂着脸想。师兄呐……

 

寂静的夜中突然传来敲打的声音。萧景琰立刻警觉地抬起头,循声找去。他静静地潜伏在木板后面的阴影里,探着头往里察看。里面人影幢幢,隐隐有人声对话传来。

萧景琰忽然想起之前蔺晨和他所说的那些江湖轶事。什么阴谋诡计,什么爱恨情仇。这哪里是十七岁少年能够抵挡的。心跳加速,他却隐隐觉得兴奋。仿佛自己也变成那些江湖轶事的一部分。剑柄捏在手中,仿佛有千斤重量。

他悄悄探出个头往里人声之处望去,正好瞥见白色的衣摆下角。

 

莫非是师兄?

萧景琰正想兴奋地跨步出去,却又听个温软的声音缓缓道来。

是白家小娘子。她拎着个食盒,正和位威严老人不知说些什么。老人脸上即便是萧景琰也能看出那遮掩不住的病态。

“够了!我不会吃你的东西!斌儿也是!”

白家小娘子低垂着头,眼角露着三颗泪珠,袅袅的身段显得楚楚可怜。“公公,我也只是一片好意。灵儿绝非为下毒之人。”萧景琰这才领悟,这位老人不是别人,而正是白府如今当家白老叶子。

可惜这姿态能打动萧景琰,却无法撼动眼前老人一分。

老人见她哭泣不已,脸上怒意更甚。一把将食盒摔在地上。“让别人给我做食。你用过的食料我不会再用,用了也不会吃。你既然心情不好,就回去歇息着去吧!”

白小娘子软软地应了个是。待老人走后,泪水犹如玉珠倾盆。哭得人骨节浸软,心生怜悯。萧景琰原本想走出安慰,但又觉得这境况有些尴尬。饶在犹豫,白小娘子已经起身将桌面上的食材一一收起。待她想去够头顶的红木香盒将食材放起时,够了几次不能碰着。萧景琰终是忍不住走出去,微微抬手将盒子拿下。

白小娘子见他出现,吃了一惊。但立刻垂下眼眸,眼角泪珠闪烁。萧景琰以为她是窘迫,立刻挥手说道:“我什么都没有看见。”又马上发觉自己太过欲盖弥彰。

少年的脸在炉火的照应下,通红得像秋天悬挂在树梢上的果实。

白小娘子心中一暖她垂着手,细声细气地说:“谢谢这位小相公。”

萧景琰摇了摇手:“我相信你。”他极为认真地说:“你一定不是犯人。他们这样对你,实在过分。”

小娘子惊讶地张开嘴,又闭上。她瞥着萧景琰如玉的脸颊,见着少年人眼神通透纯净如同水晶一般。在那样的眼神下,她眼底迅速又泛起一层泪海。

小娘子欠身福了福,素手端上一份热汤。细软的声音在热气中软绵动人,说不出的偎贴好听。“谢谢小相公。如此深夜,您可千万别着凉了。小娘子一点心意。”她见萧景琰疑惑,立刻又接上一句:“奴家愿以性命担保,绝无任何毒药。”

萧景琰听她这样一说,哪里还有拒绝的道理。便端过来,送至唇边:“那就谢谢小娘子了。”

 

这汤还未入进口。半空中伸出一只手,硬生生地拦了下来。两人皆讶然抬头,那眉角温然,笑意却未进眼底的男人,不是蔺晨又是谁。

蔺晨嘴角吮着一层笑意,但眼瞳冰冷,看得那小娘子倏地一颤。可又再看,那丝凉意又化而不见,仿佛只是一场幻觉。

萧景琰还张着嘴巴。刚沉下去的红色又浮起来。“师兄?”汤碗还捧在手上,差点洒了。

蔺晨眼明手快地伸手接过。声音温厚而有力度。“这大半夜的喝汤你还睡得着?也不怕胃胀。”说罢转了头对小娘子笑道:“那么好的东西,小娘子也不给我留碗。当真绝情。”

小娘子听男人这样笑道,脸上却有些尴尬。她垂眼温婉说道:“蔺公子要吃,奴家自然愿意做。只是恰好不巧……”

“的确不巧。”蔺晨点点头,目光看得小娘子径直住了口不敢再说。

萧景琰没有察觉此时的气氛有多尴尬,还一脸兴奋地问:“师兄,你刚才去哪了。我一直在找你。”

蔺晨回了头:“我也在找你。正好,我们一起回去。”说罢,也不招呼。二话不说,拉着他的手就往前走。将小娘子一个人落在原地。

 

**

 

小路崎岖,萧景琰抓紧脚步跟在后面。他心中好奇,但见蔺晨状态奇怪,也不敢问。踉踉跄跄几步,他也咬牙跟上。

在一株桃花树下,蔺晨才站停了脚跟。萧景琰听见他淡淡叹了口气。声音从前方传来。“白府的事,你不要管。”

“师兄,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蔺晨听他这样说,才堪堪回头。他面容严肃,和往日悠闲做派截然不同。萧景琰心中一紧,还想再问。却被蔺晨按住了嘴唇。

男人脸上浮起一个温暖笑意:“好了。以后师兄会告诉你的。现在我们点到为止。”

萧景琰此时却性子上来,决口不依:“师兄。白府这里面必有蹊跷。他们如此为难一个弱质女子,实在绝非君子所为。”

蔺晨瞧他义愤填膺的小脸,心中原本的那丝烦躁尽数退了。握着萧景琰指尖的手掌微微用力,将那手整个拢在自己掌中。

萧景琰没有发现,只是不住催促:“师兄,你到底知道什么?”

蔺晨抿了抿唇,将萧景琰脸颊上一缕落下的刘海拨开。口气淡淡:“还记得师兄之前和你说过的话?人世间最凶恶的东西除了利益,唯有情字而已。”

“欲望深重,人心险恶。你还不懂。”

 

“我不是小孩子了。师兄。”一再被人当做小孩子搪塞,萧景琰有些烦闷,扬着脸说道。他的眸子闪亮,恰如天上星辰。“你不必顾忌什么。景琰该懂的,都懂。”

听他这话一说,蔺晨紧了紧眸子。

“哦?”

 

像是猎人收紧了陷阱,又像是箭中了靶子。蔺晨的声线一变,压低了嗓音。他上前一步,拽住萧景琰的手腕,用长满老茧的指腹来回抚摸。

“那景琰来说说,你懂得些什么?”

萧景琰觉着自己是哪里说错了话,也能察觉出周围气氛已然变换。可他犟着脖子,硬着头皮也不愿在此刻退却。饶是这样,舌头却有些打结:“不,不就是情和爱啊什么的。景琰都懂!”

蔺晨眨了眨眼睛。

他凑上来,沙哑的嗓音像刷子刷过萧景琰的下巴。萧景琰紧紧地咽了口口水。便是再迟钝,萧景琰也隐约发现有些深藏的危险即将到来。

蔺晨瞧着他紧绷得小脸,颇有趣味地低沉笑了两声。声音如同火星落在柴木上。

“既然这样,来说说,情是什么?爱又是什么?”


评论(30)
热度(428)

© 宇宙爆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