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格/杨思德。
“世事人无奈,君心我自知”

[蔺靖] 如梦令 番外之 郎骑竹马来 (上)

郎骑竹马来


 

萧景琰瞧见台阶旁的茶花落了,却没有一朵掉至他的头顶。他抬了头,先瞧见一片白晃晃的影子。树叶细索晃动。一朵茶花噗得一声砸在头顶布料上。

“我没事的。师兄。”他脆生生地说道。

于是蔺晨把手扬开,就看见十一岁的萧景琰乖巧地躲在他的衣袖下面。

 

“再待一会?”他递给萧景琰一条玉米。

“再待一会。”

于是两个人坐在台阶上吭哧吭哧地啃玉米。远远望去,就像两只小老鼠。

 

蔺晨忽然发觉了有师弟的好处。

那段时间,他特爱带萧景琰下山。不逛窑子,就往一些大家闺秀的家宅里去。口中说是商谈正事,去的时候就把萧景琰往旁边那么一戳。姐姐妹妹大家闺秀小家碧玉的,瞧着萧景琰的时候,两只眼睛就和招子似的。满地桃花都开了。

 

哎呀,这样可爱的小弟弟哪里来的呀。

哎呀,快给姐姐来抱抱,可爱死个人了。

哎呀,小弟弟留在姐姐家里玩好不好呀?

 

萧景琰被各路姐姐妹妹揉捏的时候,蔺晨那家伙站在一旁还特得意。他抿了口茶,纸扇轻摇,一副当仁不让的模样。

血统问题。蔺晨说。像我。我也很可爱呀。

哎呀死相咯。美人一阵花枝乱颤,娇声笑语。话题于是顺利成章地从萧景琰的身上转为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到人生哲学。

旁边的萧景琰忍不住打了个喷嚏。蔺晨还假模假样地关心两句:师弟感冒了?感冒了就早点回去吧。

萧景琰气得回去路上踢破好几块石头,蔺晨回来硬是三天没给好脸。见人转身就走,问啥都不答应。闷声闷气的样子就和小闷驴似的。蔺晨好不容易拦了下来,逗他:“师弟,真生气了?”

萧景琰扭着头,不吭声。

“师兄知道错了。师兄不该把你扔下。”不管如何,道歉的态度确实很诚恳。“再给师兄一个机会。师兄对她们都是虚与委蛇,对你才是真的。”如果是朵花,蔺晨能把它给吹开咯。如果是条船,蔺晨都能给它吹翻了。

 

萧景琰还是脾气嫩。没经验。被蔺晨捧着说了两个时辰,饶是忍不住回了眼,瞅着蔺晨那笑靥如花的诚恳模样,咬了咬唇,问:“真的?”

“我还能把师弟你骗了。今晚看星星就带你一个。谁来都不行。”

“恩!”萧景琰终是没忍住,咧开个大大的笑容。

 

结果也没上山。蔺晨说是看星星,更像是趁机酗酒。带了三两女儿红,二两竹叶青。拉着他坐在琅琊阁的房顶。两杯下去,便不知道说到了哪。胡天瞎地地乱扯。从天上的星宿到地上的神话传奇。

 

但萧景琰仍然听得很开心。或许蔺晨说什么他都很开心。

他的师兄肚子里有经书万载。那都是他在宫墙中从未听说过的故事。

他告诉他北海有大鱼一条。天上有恋凡的仙女爱慕几许。他告诉天定星河由素手织成,大罗神仙亦有凡心不能如愿。

如有牵绊,神仙也成怨侣。而蔺晨只想乘风归去。

 

他大抵真是醉了,居然半躺在自己的膝盖上、酒气扑鼻,扯着他的衣袖念叨不休。

如真有此日,景琰可愿随师兄一起离去?他眯起眸子问。但下一刻又翻了身,将脸埋在自己膝前。

 

我愿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大抵是他脸上表情无从遮掩。蔺晨抬起脸,捏了一下他的脸颊。

怕什么。师兄到时一定会带你一起走。

好!萧景琰大大地点头。

真乖。

 

于是两个人醉醺醺地在一片星河的倒影下睡了过去。人生哲学没谈着,萧景琰倒是获得了一次重感冒。

 

萧景琰得了重感冒。蔺晨心中觉着过意不去。半夜三更溜到萧景琰的房外,用花朵砸少年的窗户。

师弟,师弟。萧景琰,听见没。

吵什么吵。能不能别打搅其他人睡觉。

睡你的吧。我找我师弟,你废什么话。

啧,撩弟能不能考虑一下别人的感受。

 

萧景琰打开窗子的时候着实有些抱歉。他特意探出半个小小的身子,靠近坐在玉兰花上的男人。蔺晨身上落着半盏花香,嘴里叼片草叶。那样子,不像琅琊阁的下任少阁主,倒像是书中的采花浪子。

师兄,怎么了?

蔺晨把嘴里的草叶一吐,敞开个笑容。师兄瞧你病了几天,嘴里一定特苦。走,师兄带你吃顿好的去。

萧景琰犹豫片刻,还是没抵抗住和他师兄一起出去的诱惑。他当时还未学会轻功,也没经过培训,爬树的样子颤悠悠地让人有些心惊胆战。

 

师弟。这不行啊。做我蔺晨的师弟怎么能不会爬树呢?

对不起。师兄。我一定好好学。

蔺晨点点头。明天的剑别练了,先把爬树学会再说。这次师兄先帮你一把。说罢他一把拎起萧景琰,就和拎小鸡似的。

 

师兄,你不是说……咱们去吃好吃的?

这不好吃?

……也不是。就是……这好像……咱们是不是不能来这……?

别吭声。吃就是了。你怎么那么多话呢。

噢。

 

萧景琰怎么看都有些不对。他左看看,右看看。从屋内摆设到器具摆放。手中那块红枣糕怎么都放不下嘴。

师兄……

又怎么的?

咱们是不是在偷吃啊?

蔺晨没时间睬他,嘴上吃得停不下来,手中还拿着。点头如捣蒜。是。但是你不觉得偷吃的东西最好吃吗?别废话,快吃这个。说完还把一个猪肘往萧景琰怀中塞去。

 

结果两人被老阁主逮了个正着。

逮住的时候蔺晨冲到萧景琰面前,一副英勇就义大义凛然的模样。

别怪师弟。都是我的错。

老阁主气吁吁的,视线从低下头不说话的萧景琰,到嘴里塞满鲍鱼猪肘的蔺晨身上。胡子都快飞了天上。

孽子啊。孽子。

 

两个人被罚站。蔺晨被罚的时间更长些。因为是带头闹事,还特地罚他两天不吃饭。

蔺晨倒是习惯了,根本不当回事。就和玩似的。萧景琰走的时候一步三回头,蔺晨还有心情对他挤眉弄眼。

只是跪倒半夜,膝盖已经毫无知觉。肚子却不争气地叫嚷起来。蔺晨微微一叹,如果挨骂之前把那个猪肘吃了就好了。心里想着,却瞧见萧景琰偷偷地从窗子外面翻墙过来。

少年左顾右盼一会,一张小脸涨得通红。从怀里翻出两个包子。

师兄,我从厨房里偷来的。你快吃吧。

大约是一直揣在怀里。肉馅已被挤出,样子也走了形。他满声怜惜。啊。怎么成这样了。

蔺晨瞧着他小小的脸。病才刚好,这一番奔走,颇有些上气不接下气。耳朵都红得厉害。他想也未想,就把包子接过来。

 

师兄。这都挤坏了。不能吃。

没事。蔺晨一边往嘴里塞,一边把少年的身体往怀里一带,紧紧搂住。师兄喜欢。他的声音沉得厉害。像落在屋檐上的雨滴,砸在萧景琰的头顶。

少年将头埋在蔺晨的怀里。过了好久,才嫩生生地叫了一声师兄。


评论(21)
热度(406)

© 宇宙爆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