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格/杨思德。
“世事人无奈,君心我自知”

[蔺靖]如梦令 十五 下

萧景琰过了一会才回过神来。

他的嘴唇上还点着火呢。蔺晨刚才那吻似是要将他吞进肚里似的,舌尖探进来的时候扫过牙床,他就连脊椎都在抖颤。

他的确喜欢蔺晨,和师兄在一起便觉得无上欢喜。从小也听闻几位皇兄收纳宫人,这男女之事也不是全然无从知晓。但落在蔺晨和他之间,却是想也不敢想。

怎么一个吻就能让自己连灵魂都跟着颤抖,所有细胞都在爆炸。萧景琰将头埋在双臂里,脚尖都撺在一块。他闷得脸都热了,才听见外面有节奏的敲门声。

 

出声的时候,他都吓了一跳。胆战心惊的,又是欢喜又是害怕。

“师兄……?”

结果是个柔弱的女声。

“小公子,是奴家。特意前来道谢。”

“……哦。”他有些讪讪,但迅速整理过来,开了门。

白小娘子正芊芊站在门口,手中提着个食盒。

 

白小娘子道今天在大堂多谢蔺相公与小公子照应。要不是你们,奴家真的是要遭此大难。

萧景琰挥了挥手,说没什么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他们欺负一个妇道人家,不应该。

白小娘子瞧着他英姿勃发的脸庞,娇笑道:是了。小公子是个小英雄。自然觉着这事理所应当。但奴家还是要致谢。没什么好东西,只做了些饭菜,供小公子款用。

说罢,将几叠小菜放在桌上。又道我记得小公子今天傍晚吃了几样,不知公子是否喜欢。

萧景琰往桌上看去。可惜,六道中有三道是自己不喜的。但也没有说破。径直拿起了筷子,朝剩下三道伸去。

这筷子还未落着,就听外面朗声说道:“等等。”

只见蔺晨跨步走入。嘴角含笑,笑意却凉得如二月寒冰。他一眼瞥向萧景琰,少年立刻缩回了筷子。“我不是说让你乖乖待在屋内吗?不听话。”

白小娘子站起来,娇声似水:“是奴家不好。想做几个小菜给二位致谢。”

蔺晨长袍一甩,坐下身来。他脸上还挂着笑容,但明眼人都能瞧出这笑容底下的冷意:“小娘子既然说为我二人道歉,可这菜中却无一我爱吃的。这,有些说不过去吧?”

小娘子脸上的笑容就有些挂不住,垂眸欠身,那身段真正楚楚可怜:“是奴家不对。还让奴家下去多备几道小菜。”

她收回食盒,才走到门口。蔺晨却又开口。

 

白老爷子望我来府中寻找这恶疾源头。蔺某不才,虽然能瞧出他们二老皆是中毒所致。但一时半刻,却又找不到下毒源头。

白老爷子怀疑你,但都没有证据。我一开始也相信你是无辜,还以为是另有他人作祟。毕竟每日小食,房屋器具都不含毒素。花园植物,我都一一排查。那这毒到底从何而来呢?

后来被我撞见,你和我这纯笨师弟在厨房遇见。白老爷子把你的汤洒了,你却一脸无事。当时我便觉得有些不对。

只可惜我发现的晚。要不然白老爷子也能免于一死。

你原本没想对景琰出手,只是那晚他也在场,不除不行。是不是?

 

白小娘子转了身,脸色一片煞白。但却依然能神色不改,浅浅笑道:“蔺大夫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蔺晨此时脸上毫无笑意。他拂袖而起,将食盒一一摆回桌上。

“你的确未在食物中下毒。但你巧妙得紧。尽晓得用食物相克之理。羊与鸭。田螺与甲鱼。脑花与酒。*这几道菜合在一起,不是砒霜胜似砒霜。好狠的心呐。”

“白小娘子,捕快就在外面。请吧。”

 

在萧景琰愣怔的目光下,白小娘子冷笑三声。笑声凄厉如箭。一脸凄厉,全无平日娇弱之色。

“我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他。他们两个老头不死,他永远不可能成为白家的掌门!”

“他应该懂的!我都是为了他好!”

蔺晨冷眼觑她,目光如视毒蝎。

那又如何。我对你为何如此毫不关心。

你知何事触我逆鳞?你不应该对我师弟下手。他一片赤心,还想帮你脱罪。你为求自保,竟然想将他拖下水。你还是想想如何在你相公面前解释吧。

 

女人一阵尖笑。笑声凄烈,在深夜里好似巨风刮过白府上空。她那模样,比恶鬼还要烈似三分。

少年怔怔地瞧着平日那娇俏可人的女子,双目不眨。

“别看。”蔺晨没有再看她,转了头用衣袖挡住萧景琰的眼睛。“她不值得你去看。”

他心中有小小后悔,让这少年提前见识了这污秽世事。

有什么比这一颗赤子之心更为宝贵。饶是他这颗七窍玲珑心也无法想出。

 

***

后面的事姜捕快很痛快地便接了手。白府的那位老仆更加叫念不休。甚至他们二人出了门,还能听见他恶毒的咒骂之声。

蔺晨听在耳中,皱起眉毛,觉着不甚痛快。萧景琰跟在他身旁,垂着眸子,始终没有说话。

两人沉默着行了一段路。待到江边,蔺晨干脆雇了条小舟。连行舟人也不要,只带萧景琰二人上了船。

一扔绳索,放舟行远。按他的意思,恨不得离那地越远越好。萧景琰却还记着为他热了壶酒,乖乖地送至案前。

他耷拉着脑袋,似乎在想些什么。蔺晨知道他还在想白家之事,也由得他去。只是没过半响,萧景琰就已然抬了头,一双眸子亮如天上繁星。声音如金石铿锵,穿透有力。

“师兄。景琰想了想,小娘子口口声声说为了她相公,但不管以何名义,伤害他的人总是错的。对就是对,错还是错。受难者冤情必报,有罪者理应受罚。”

 

这是他的少年,永远刚正,永远光彩剔透。

这污秽浊世,依然不能伤他分毫。永远不会改变,也永远不需要改变。他正是为此爱他如厮。

蔺晨眯着眼,瞧着少年立身站在舟上。修长的身躯揽着一片波光。遥遥望去,当真是陌上少年郎,兰麝扑人香。

 

江水幺幺,两岸桃花如雨落入船舱。正巧有一片花瓣落入颈中。少年回了头。只见他清透的眼瞳一亮,原本冷峻的脸瞬间有了温度。扬着脸,喊了一声师兄。

他想他是不能再等了。

人生欢乐数十载,什么时候才不算一场空。

蔺晨一扬眉角,说师兄记着,你的生日便在这几日,是不是?

萧景琰一怔。身旁江水迢迢,越过小舟而去。落日孤帆,大千世界竟似好像只有他们二人。



*这几日可以稍微进入一个短暂的完结。

评论(15)
热度(342)

© 宇宙爆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