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格/杨思德。
“世事人无奈,君心我自知”

[蔺靖]如梦令 十八

十八



*之前发的被和谐了,还好有个备份。


全文点   这里 


他曾在梦中想了多久的缠绵时刻。竟然是已如此不堪的情态下实现的。他揪着师兄的手臂,想说些什么,却只能发出一些野兽般的呻吟。

蔺晨额头贴上来,和自己相抵。“别怕。没事的。”他看他的眼神极为平静,温柔而缓慢地帮自己拂去粘在唇齿间的刘海。口气像是小时候在房顶与萧景琰喝酒讲故事。有关那些遥远的星宿,隐没在山林溪水中的神灵。

“没事的。放心。师兄在这。相信师兄。”



**

他们就这样静静躺着。药效终于过去,神智逐渐回到萧景琰的脑海中。只是身体还是没有力气,他甚至无法抬起一根手指。楼下也忽然有了动静。兵器互相撞击,地板被踏得隆隆作响。

他猛然睁开眼睛,喊道:“师兄……!”

蔺晨已经从他身上起来。此时他的脸上居然还能带着笑意。不紧不慢地帮他收拾好身上狼藉的衣物。最后将自己的外袍解下来,披在萧景琰身上。

“师兄……!”

蔺晨温柔笑了笑,伸手过来将他的披发理好。“没事的。师兄在这里。”他说。

萧景琰浑身冷得厉害。他大约猜到蔺晨要做什么,张了唇,想去拽师兄的衣衫下摆。但却被蔺晨的目光止住。

这时大门被人撞开了。数位带刀侍卫闯了进来,他们明显等候已久,宝刀出鞘,看来已守株待兔多时。

蔺晨此时没有再看他。他用背后将自己狼藉的身影挡了个严实。他手中空无一物,但对着那数十位带刀侍卫眼中满是嘲讽之色。

萧景琰张了嘴,却怎么都无法发出声音。

师兄。

情绪堵着嘴腔,脸上流得液体竟不知是汗是泪。他伸着手却怎么都无法触及蔺晨的衣袖。

师兄。

师兄。

师兄。



 

偌大的房间被这些带刀侍卫竟挤得水泄不通。他们原本大约是想来见识好戏,带头的人甚至一脸淫荡笑容。只是未曾想到,一身白衣站在正中的男人,脸上全无情欲与惊慌之色。

蔺晨淡漠地巡视众人。炯炯目光气势竟然逼得这数十人无法抬头。一时之间,房中静得掉针可闻。

只听男人冷笑一声,朗声说道:“蔺某人爱慕靖王殿下已久,今日色欲熏心,做下这档事来,玷污了靖王清白。蔺晨自知其罪难恕,但已一尝夙愿,不畏死也。”

说罢,一撩衣衫,双膝跪下。落在地上,竟有金石相撞之声。




他口中师兄二字终未落下。





评论(31)
热度(326)

© 宇宙爆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