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格/杨思德。
“世事人无奈,君心我自知”

[蔺靖]如梦令 外传 郎骑竹马来 (4-5)

我回来了(

灯花节。

蔺晨用果子砸开了萧景琰的小窗。

师兄,干嘛呢。

蔺晨摘下面具,露出一副好皮相。他这时不过十七,风华正茂,雄姿英发。身板硬朗得如一挺长弓。

下来,师兄带你去过节。

 

萧景琰第一次在山下过这种节日。格外好奇,这边瞧瞧,那边看看。蔺晨和女人搭讪的同时,难得没有忘记向他叮嘱:好好牵住师兄的手,别乱跑。

他想了想,又狡黠地恐吓了一句:这儿有人贩子,专抓师弟你这样的小孩。

景琰不是小孩了。萧景琰鼓起脸颊大声声明。

此时蔺晨一颗心全挂在对面游女袒露的胸膛上,敷衍地拍了拍他的头顶。

好,好。

 

萧景琰抬起头瞧着师兄飞扬的眉眼。

和那女人说话的时候,蔺晨眉眼里裹着一股懒洋洋又说不出的媚意。哄着那女子身体颤抖得像是风中的蝴蝶一般,花枝乱颤。

萧景琰垂下头,瞧了瞧自己的胸膛,那里平平的,什么都没有。原本好吃的软糖在嘴中也开始发着涩。就算烟花绽放了他也没有发觉。

倒是蔺晨过了一会才发觉自己师弟的垂头丧气。

 

那女人正想伸手拉他,却一手拉了个空。蔺晨将萧景琰从地上抱起来,挤到人群的前方,一个正好的空当,好让这少年清楚看见此刻盛放的烟火。

他不知从哪里变出一个冰糖葫芦,塞到少年的手中。

“吃吧!”

萧景琰又是惊讶又是欣喜地将冰糖葫芦接过,转了头,瞧见人群后头的女子。妖媚的五官已然模糊,蔺晨身上还带着她的香气。

不喜欢。他将头埋在蔺晨的脖颈里想。

 

烟火绽放。蔺晨回过头看着萧景琰稚嫩的小脸。烟花的余烬落在他的脸颊上,瞳孔里全是烟花落下的影子。蔺晨在面具背后眯起眼睛。

“怎么吃成这样。”大约人潮汹涌,蔺晨的声音带着沙哑的烟火气味。

萧景琰嘴角沾着一丝冰糖葫芦的糖屑。他还举着那糖串,有些迷糊地眨眨眼睛。

蔺晨笑了,伸了手上来将他嘴角一丝糖屑抹去,放入自己嘴中舔舔。

“恩,的确好吃。”

 

萧景琰当时尚小,恰不明白这举动的意思。只觉着那一丝烟火都落在他的脸颊上,淡淡的热。

 

 

 

他们两人躲在琅琊阁那株五十年的茶花上。蔺晨从外面搞了只叫花鸡。他明明是个大夫,也好歹是个琅琊阁少阁主,却三教九流的,什么人都认识,什么东西都会一点。

 

师兄,我们为什么要躲在树上。

别问那么多,吃就是了。好吃么?

好吃。

好吃就行。

 

萧景琰想想也是,吭哧吭哧继续吃。啃到一半,就听见下面二师伯在喊。

谁偷了我的天金雀啊!

萧景琰还在发愣,蔺晨捅他一把。

发愣什么,继续吃。

萧景琰咽了口口水。

师兄……

恩?

这鸡,哦,不是,雀是不是……

只管吃你的。那么啰嗦,小心下次不带你。

 

十一岁的萧景琰挣扎好久,还是放下鸡腿,一板一眼地说。

师兄,景琰还是觉着。这般偷人财物,非君子所为。我们下次,还是不要了吧。

蔺晨斜他一眼,冷笑两声说道:看来师兄真是白疼你了。说罢,一挥衣袖从树上跳下,也不管还在树上的萧景琰,擅自走了。

 

树梢高举。这以他当前的身高,上树着实有些难度。之前是蔺晨嚷着说这风景好,将他似拎小鸡似的提到枝干上。

要他从树上跃下也不是不可,顶多受些皮肉之伤。只是萧景琰手中那鸡腿,香味还在嘴中扩散呢,但怎么都只剩苦涩。天色渐黑,凉风吹着他的袖子,皮肤一点一点都凉透了。他垂着头,死死咬着嘴唇,才没让自己哭出声来。远远地望去,就像孤零零的一只孤雀。

 

大约过了一会,又或是很久。草丛中传来一阵声响,萧景琰没有抬头。

有人慢悠悠地叹了口气,声音无奈至极。

你打算在那坐到天黑吗?

萧景琰不吭声,摇摇头。

今后倘若还发生这事,你还会为了这破鸟,再气师兄一次?

过了很久,萧景琰还是动作极为缓慢,却又坚定不移地点了点头。

对方又叹了口气。

真拿你没办法。下来吧。

蔺晨冲萧景琰张开手臂,对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师兄错了还不成?

 

萧景琰伸出两只手紧紧抓住对方的衣角。阳光和气温,树影与清风都正好。好得让他眯起眼睛。

作为认错,蔺晨将萧景琰扛在肩膀上,还以为少年还处于之前被自己落下的恐慌,有些歉意地背着少年往回走。

抓住了。他深厚的声音从前方传来。别放手。

他怎么会放手。萧景琰将头埋在师兄的肩膀里想。

怎么会。



*正文从下周恢复日更

评论(28)
热度(338)

© 宇宙爆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