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格/杨思德。
“世事人无奈,君心我自知”

[蔺靖] 如梦令 二十三

二十三

 

他曾经做过无数个有关蔺晨的梦。

这是好事。解梦的人和他说。只有生者才会入梦。

解梦的人还说那是他思念的人同样也在想念他。千里迢迢,穿山越岭,跨过日月,来与他相见。

萧景琰默不作声。对于梦境的内容不发一言。

 

他梦见蔺晨站在梨树下,衣袍上落着一层白花。在梦中他又变回少年模样。那般仓促起身,鞋都未穿,直直扑入对方怀中。

“师兄!”他哭到哽咽。鼻涕与眼泪全抹在男人身上。一遍又一遍地嚷道。“师兄,师兄……!”

蔺晨只是笑,手掌抚摸着他的脊背,没有开口。

“师兄,你为何不找景琰?你是不是生景琰的气?景琰知错了。”由于夹杂着哭泣,他说得断断续续。过了好久,他才从巨大的惊喜中缓过了神,发觉有些不对:这具搂抱着自己的躯体是如此冰冷。蔺晨至始至终没有开口

“师兄……”他抬了头,赫然发觉一道伤疤横过蔺晨的五官,将那脸割得血肉模糊。

“师,师兄……你的脸……”

“师兄在这。师兄不会离开你。”

萧景琰睁大了眼睛,不敢开口。他眼睁睁瞧着鲜血从蔺晨的脸上滴下,落在自己脸上。血腥味汹涌而至,将他呛得无法呼吸。

梦中的蔺晨笑着裂开嘴。脸上的伤疤跟着肌肉动作,也淌出红色的血肉。

 

“你瞧。景琰。师兄是为了你才变成这样。”

 

萧景琰猛地睁开眼睛。烛火通明,他被那亮光闪了一下眼睛。有人递过一杯热茶,他惶惶然伸手接过。

“你这死心眼的毛病,我看是到老都改不了。”对方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

萧景琰不敢置信地抬起头。手中的茶碗啪得一下落在地上,摔了个粉碎。对方笑嘻嘻地看着他瞬间被泪水充满的脸,还伸手过来拧了拧哭得通红的鼻子。

“傻师弟,怎么又哭了?”

 

萧景琰从十七岁起,就再也没有哭过。他的手曾经结束无数敌人的生命,又埋葬过无数同胞。眼泪在这荒凉之地是无用的,只配与鲜血一起混入泥土。

但此时他却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蔺晨又是好笑又是无奈,用衣袖将那眼泪擦了又擦,最后选择放弃。可萧景琰死死拽住他的手臂,怎么都不让他拿远。指甲掐在胳膊上,拧出一段血痕。

“这是真的。”他咧着嘴又想哭,又想笑。鼻子上淌着鼻涕。西北军此刻的主帅怎么看都有些滑稽。“这不是梦……师兄,你是真的!”

萧景琰想到什么,下一秒又瞪大了眼睛:“你的脸……师兄,你脸上的伤疤……”

蔺晨笑着眨了眨眼睛。他脸上光洁无暇,飞眉入鬓。还是那翩翩公子的模样,哪里有往日那可怖伤疤的痕迹。

他说的得意:“看来在琅琊阁那几年还是白费。连人皮面具都不晓得,师兄真是白教了你。”双手展开,赫然是那张陈司镜’的面具。萧景琰顿时松了口气。蔺晨瞧在眼里,特意问他:“你不问师兄为什么骗你?”

萧景琰只是笑,拽着蔺晨的手始终没有放开:“只要师兄回来就好。师兄……你不会再离开了,是不是?”说到最后一句,他蹙起眉毛。大约连自己都没有发觉,用着少年时对蔺晨撒娇的口气。

蔺晨泛起嘴角,伸了拇指将萧景琰眼角还含着的一丝泪珠擦去。

他压低了嗓子:“江山无边,任君遨游……但师兄却怎么都想不到,除了这里,又有何处可去。”

说罢,俯身上前,将萧景琰的唇含在嘴里。

 

火焰一点就着。

萧景琰只来得及呜咽一声。他们之间没有任何停顿。蔺晨翻身而上的时候,萧景琰伸手搂住他的脊背。在蔺晨扯下外罩的同时,萧景琰把他的利剑扔到地上。

两人几乎是一边撕扯着对方身上的剩余衣物,一边往席上跌跌撞撞地走去。但蔺晨的手掌覆盖到他不着寸缕肌肤上的时候,萧景琰张开了嘴邀请对方的舌头往里更深的探入。


**

他们要在一起。

打断骨头,熔化肌肤,焚烧血液。

将两个肉体打碎了,重新混在一处,捏在一块,串在一起。

 

蔺晨进来的时候因为没有做过润滑,犹豫了一会。萧景琰放在他脊背上的手微微用力。他还是有些感到羞耻,但看着蔺晨的眼睛,说得极为坚定:“没事的。师兄……”他咬住嘴唇。感觉到蔺晨那部位正坚实地顶住了自己,他迎合似的向上抬了抬。光这个动作都能让他羞红了耳根。可是他依然说:“师兄,景琰想和你在一起。”

 

蔺晨笑起来,再次凑上去深深吻住对方。笑声回荡在两人交叠的嘴腔中。但还是害怕伤害对方,他在外面蹭了蹭。额头抵住,蔺晨咬着萧景琰的耳朵:“我爱你。萧景琰。”他说。然后坚定不移地捅入进去,听见对方仰起脖颈发出一声悦耳而痛苦的呻吟。


评论(33)
热度(366)

© 宇宙爆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