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格/杨思德。
“世事人无奈,君心我自知”

[蔺靖]西洲曲 序

*其实不长,就是个短篇应该。只是来不及打完,先放上来表示我有在打吧。


西洲曲



蔺晨再次失去记忆的时候,萧景琰正巧在城外。

信使换了三匹马,进了大营,信还没来得及递上,双腿一跪,哭丧着脸就想去抱萧景琰的大腿:“皇上,求您快回宫吧!”

那阵势把萧景琰吓了一跳,信都未来得及拆,焦急询问:“莫非是太后出事了?”

信使抹了一把眼泪,垂头丧气。萧景琰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才瞧着他半天憋出一句话:“阁主他……又失忆了!”


按照信使后来的回忆,新皇当时的脸部表情是又欣喜又着急,又疑惑又担心,同时还夹杂着一种无法言喻的便秘感。总之,百感交集,精彩...

[蔺靖]定风波 二


出了山,便是平原。

姓蔺的虽然性格恶劣。但是山下的事却被他说得八九不离十。

大梁建国至今已有百年,暮气已至。朝堂高高在上,江湖鱼龙混杂。六大门派统治江湖已久,江湖之事大到开门立派,小到通缉抓盗全有专人所管。

他一刚出山林的武人,没门没派,一路走来全是白眼。

“接一个通缉,五两。”风波庄的人从不正眼瞧他,伸手一扬,像是打发叫花子。

萧景琰忍气与他分辩:“那为何前面的人可以无钱接案?”

“他是华山派的。你又是来自何门何派呢?”

“无名无派。”

“那不就得了。嘿,这年头,是个人都自称有武功,都想做大侠。也不知道是哪里的猴子……见的多咯!”

萧景琰二话不说,转身...

[蔺靖]清河上行 上 (大仙X捕快)

清河上行

 

*小坑怡情

*换个设定,换个心情。

*争取三章完结


 

萧景琰在大理寺很出名。走在路上,不少人冲着他的脊背指指点点。

“瞧,那个就是萧景琰。”

“嘘,小声点。”

“看不出来,长得真俊。”

有几个不懂事的想帮他介绍对象,连忙被人拦住。

”哪家的姑娘敢嫁他啊。“

“长得好看也不行,以后准是个望门寡。”这话说得落地有声,好像真瞧见似的。最后一口咬定,“这辈子都是个光棍。除非有人真有熊心豹子胆。

结果还真有不要命的。

而且不是想嫁,是想娶。


这事得从头说起。

萧景琰出名并非其他。不是刀快,也非剑利。

按照同僚和他人的话说,看...

[蔺靖]定风波 一

*双黑设定。

*钩心斗角。互相算计。

*百般算计不敌一个情字。

*不一定是HE



暴雨将歇。两人又再次上路。蔺晨口口声声自己受了重伤,无法行走。萧景琰有些不耐,但还是耐着性子扶他下山。

蔺晨将半个身子靠在对方身上,一路走来话语不休。萧景琰原本便不善言辞,说到后头,对于蔺晨的问题只能沉默以对。

“萧大侠这刀法极为罕见。不知师承何处?”
“无名刀法,不值一提。”

蔺晨眨了眨眼,也不见恼。笑着又问:“我瞧萧大侠的刀法,有些华山的影子。不知师家和华山是否有所渊源?”

萧景琰忽然抬了眸,笔直看他。他眼神剔透,似水晶流转,照着蔺晨身形分明。“你之前说自己是落地秀才,村...

[蔺靖]定风波 楔子 (魔教教主au)

定风波


*开个新坑

*魔教教主蔺晨和大侠萧景琰。


楔子


蔺晨把剑从尸体中拔出来。死去的身体很软,发出啵得一声浑浊响声。血液飞溅,沾着他下身衣摆上红得分明。

蔺晨为这斑点皱了眉头。这荒山野外,要到何处去寻一身干净衣物。

于是他唉声叹气地往前走。后面隐隐有人声传来,他也不捉急。适才运了气,内伤中了七八成。不算上后面的大举追兵,即将到来的暴雨也只会令他的处境更为难熬。

但想也无用。蔺晨拭去手背一点血渍,心中可惜之前被人打翻的那一壶竹叶青,叹气道:“那可是上等的好酒啊……”

打翻酒的人也被他一剑正中命门。一壶酒换一条命。也不知亏还是不亏。

叹气抽动...

哇啊啊啊啊我现在才看见!!5555555555好美的阁主和琰琰啊……!爱你!!!

哲学_生活:

如梦令完结惹好舍不得!敲喜欢这篇啊啊啊【大叫   嘴太笨了不会写长评qwq 只能涂涂鸽主和景琰宝宝给思德太太!!太太生日快乐❤❤❤爱你!!!暗搓搓的艾特一下 @宇宙爆炸 

啊啊啊谢谢大王!!爱你!!!!(比心)

文件另存为:

思德生日快乐啊思德!!

[蔺靖]如梦令 二十七+尾声 (完结)

二十七

宴会到后头,萧景琰几乎如坐针垫。

对于蔺晨的退席,几个亲兵借着酒劲骂骂咧咧。有几句骂到兴头,极为难听。萧景琰没说二话,脸色都未改变,一抬剑锋。青锋剑将案几斩下角来。顿时大厅再次静如死水。人们面面相觑。

一直都望着这边的林殊面上焦急,刚想起身打圆场却被祁王止了。

祁王声音温如醇酒,一副亲和兄长姿态:“景琰醉了。”

萧景琰扫去衣袍上的酒渍,淡淡站起。林殊瞧见他绷紧的下巴,使了好几个眼色。但萧景琰都详装无视。他举手作揖,脊背笔直,略有蔺晨风范。


他知道他给自己留下的影响有多重。刻在骨子里,写在血脉中。就像塑造泥人的工匠,培养花苗的农夫。一举一动,皆由他亲手造成。...

[蔺靖] 如梦令 二十三

二十三


他曾经做过无数个有关蔺晨的梦。

这是好事。解梦的人和他说。只有生者才会入梦。

解梦的人还说那是他思念的人同样也在想念他。千里迢迢,穿山越岭,跨过日月,来与他相见。

萧景琰默不作声。对于梦境的内容不发一言。


他梦见蔺晨站在梨树下,衣袍上落着一层白花。在梦中他又变回少年模样。那般仓促起身,鞋都未穿,直直扑入对方怀中。

“师兄!”他哭到哽咽。鼻涕与眼泪全抹在男人身上。一遍又一遍地嚷道。“师兄,师兄……!”

蔺晨只是笑,手掌抚摸着他的脊背,没有开口。

“师兄,你为何不找景琰?你是不是生景琰的气?景琰知错了。”由于夹杂着哭泣,他说得断断续续。过了好...

[蔺靖] 如梦令 二十二

二十二


蔺晨曾说他,直觉像小狗一样灵,如果被人拐了,甩甩耳朵就能回家。他还用手指着自己的鼻尖,眉眼笑得如一朵桃花。

“这样看着师兄,是不是想让师兄亲手喂你?”还特意撕了块羊肉递到他的嘴边,“来,张嘴。”

他气得厉害,鼓起脸颊咬了一口蔺晨的手指。狠狠地。

蔺晨没有把手缩回,眸子幽深,嘴角笑意渐深:“还咬人。”他用拇指按捺着少年的嘴唇。当时他还无法理解其中的情意,只觉着脖根微微有些发热。“得被打打屁股,才知道乖。”


**

萧景琰觉着自己直觉肯定没有错。当日陈司镜事后不着痕迹地把场圆了,笑着说靖王真是喝茶也会醉,竟说醉话。

但萧景琰瞧着他那身影却觉着越看

© 宇宙爆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