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格/杨思德。
“世事人无奈,君心我自知”

[蔺靖]如梦令 二十七+尾声 (完结)

二十七

宴会到后头,萧景琰几乎如坐针垫。

对于蔺晨的退席,几个亲兵借着酒劲骂骂咧咧。有几句骂到兴头,极为难听。萧景琰没说二话,脸色都未改变,一抬剑锋。青锋剑将案几斩下角来。顿时大厅再次静如死水。人们面面相觑。

一直都望着这边的林殊面上焦急,刚想起身打圆场却被祁王止了。

祁王声音温如醇酒,一副亲和兄长姿态:“景琰醉了。”

萧景琰扫去衣袍上的酒渍,淡淡站起。林殊瞧见他绷紧的下巴,使了好几个眼色。但萧景琰都详装无视。他举手作揖,脊背笔直,略有蔺晨风范。


他知道他给自己留下的影响有多重。刻在骨子里,写在血脉中。就像塑造泥人的工匠,培养花苗的农夫。一举一动,皆由他亲手造成。...

© 宇宙爆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