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格/杨思德。
“世事人无奈,君心我自知”

[蔺靖]如梦令 二

 

开春的时候,林殊来了一次。

萧景琰与蔺晨都很高兴。蔺晨拉着林殊喝酒,被老阁主两鞭子赶出了门。晚上萧景琰兴冲冲地和林殊抵足而眠,就听见蔺晨在房顶上哼着不着调的小曲,惊起一树的鸦雀。

最后老阁主受不了顶着两个黑眼圈出来用药罐砸他,对着屋顶气哼哼地说:“孽子!”

萧景琰捂在被窝里哼哧哼哧地笑,一张小脸涨得通红。

林殊看着他,好奇地问:“景琰不再讨厌他了?”

萧景琰眨巴着眼睛,咧开一排白色小牙:“大师兄人虽然跳脱,对景琰确是很好。”

他从小身在宫廷,别人对他是真是假,总能看出几分真心。

蔺晨在那事之后,当真把自己当成了景琰的兄长。只是与诸事完美的林殊比起来,蔺晨更像是家中那恣情纵意,浪荡不羁的长兄。也不见他教萧景琰什么功夫,每次下山倒是会捎回一些千奇百怪的小东西。比如十八里铺的金软糖,牛头山的铜头小人。有时夜深了,萧景琰就听见有人簇簇敲打着窗门。他跳下床铺,打开窗。就瞧见蔺晨坐在高高的桂花树上。

他已快成年,身高挺拔,俊才飘逸。一身白衣上全是金黄色的花瓣,腰间挂着酒罐,一副潇洒不羁的模样不知迷倒多少姑娘。

 

“师兄,你又喝酒!老阁主知道了又会骂你。”景琰努力学着阁主端庄严谨的样子。只是那样稚气的小脸,怎么都显得有些可爱。

蔺晨将一把雪片糕扔进萧景琰的怀中。“你上次说要吃的糕点。怎样?师兄对你好吧?”

夜风吹来,萧景琰闻见自己师兄身上除了那浓郁的桂花香气外,还有他从未闻见的陌生胭脂香水的味道。呛鼻得紧。

他捧着糕点,簇起小小的眉头。

蔺晨内心顿时一软。他以为这少年是因为山上寂寞才如此伤感,便伸手刮了一下少年小巧的鼻尖。

“别难受。下次师兄下山,带你一起去。”

萧景琰听着内心欢喜,抬头对着蔺晨灿烂一笑。满树的桂花落满他一身。

 

蔺晨的确言出必行。阁内每月下山的例会,蔺晨毛遂自荐由他负责。老阁主还在感叹这孽子总算有点少阁主的模样。谁知他下一句就是让景琰也一起跟着去见见世面。

“胡闹!靖王是何等身份!你还真当他能由你胡来不成!”老阁主气得嘴角的胡须一颤一颤。

“蔺晨只知道景琰是自己的师弟。令他开心乃是蔺晨的本分。”蔺晨回得理直气壮。老阁主瞪了他半响,终是依了。

 

蔺晨派人架了辆马车送他们下山。萧景琰除了宫中与琅琊阁,从未单独下山过,看什么都觉得新奇。他听见窗外传来热闹的响声,好奇地朝外探了半个头,又马上探回来。装作一副小大人的模样正襟危坐。可又经不起好奇,耳朵竖着高高的,身体绷得像一张弓。

蔺晨瞧得快笑出了声。替他撩起半个帘子:“没事。看吧,你想买什么师兄都给你买。”

萧景琰小小的欢呼一声,凑在蔺晨身旁打量起来。

 

蔺晨这次下山仿佛没有什么目的。耐心十足的陪萧景琰逛了市集。萧景琰看见什么,他都替他买下。有些看了一眼,蔺晨便掏出银子将东西塞入少年怀中。

“够了。够了。”萧景琰抱着满身的东西,不住叫停。

蔺晨将最后一串糖人扔到他怀里:“拿着。好不容易下山一次,当然要玩够才算。是不是?”

萧景琰大大地点头。

蔺晨笑看着他这个摸摸那个看看的模样,摸摸小脑袋瓜,说:“你在这玩。师兄有事离开一下,你等师兄回来。好不好。”

“好。”

 

谁知蔺晨这一去,就去了半个时辰都没回来。

萧景琰耐心在原地等待,周围久而久之地聚齐了一群人。

路人见少年年龄稚幼,但长得贵气逼人,冰雪可爱。还摆出一副小大人的模样,更是让一些女子围着弟弟弟弟叫个不停。有些胆大的,怜他可爱,将瓜果糕点塞进他的手中。不过一会,萧景琰便捧了个满怀。

他簇着小小的眉头,只觉得眼花缭乱,气闷得紧。蔺晨久久不见身影,围在身边的人不见减少反而越来越多。一张小脸上,全是焦急的模样。

“哎呀,好像要哭啦!”

“小兄弟,你家大人呢?”

萧景琰板着小脸一声不吭。他努力垫着脚尖往人群外面望去,却怎么都见不着那熟悉的白衣身影。

“真可爱。要不要姐姐带你回家呀?”

有人见他可爱,大着胆子想去握他的手。谁知还未碰到,就见少年把东西往外一塞,钻入人群,两下没了身影。

 

萧景琰像只无头苍蝇一般找了片刻。刚换的衣角上全是泥点。有几人好心地上前询问。他警惕地往后一步,咬着红红的嘴唇,不敢哭也没有吭声,闷头就走。

饶是好运。在路过几间庭院后,终于被他听见蔺晨的声音。他眉目间聚集的阴雨立即散开,如同阳光洒在湖面上。推了门就想冲进。

蔺晨恰好说了一句什么。旁边女人咯咯咯得笑起声来。萧景琰愣了一愣,放在房门上的手没有再推开。

蔺晨像是在与他人说笑。声音低哑,带着几分蛊惑人心的意味,听得人耳红脸热。

少年终是忍不住,偷偷地从门缝中往里望去。正好望见一娇娆多情的女人半个身体攀附在蔺晨的上,娇艳欲滴的脸上风情万种。那白玉似的手欲擒故纵地向自己师兄的胸口摸去。

萧景琰也不知怎地,吓了一跳。只觉得自己看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之前那点委屈扩散开来,压着他整颗胸膛喘不过气。他耷拉着眼睛,抽着鼻子,瞧着那一点点落下的夕阳,将自己抱成个团蹲在了门口。

 

蔺晨与名妓推杯置酒,交谈欲深。眉目间已带了些醉意。

“那么,按卿卿的话说,伏山盟这几日的确有大动作?”

“少阁主来我这,不问私事,问公事。全然不把卿卿放在心上呢。”女人娇滴滴地攀附在蔺晨身上,一截白玉般的手腕往他脖颈绕去。“还是说,在少阁主心里。卿卿没有这公事重要?”

“蔺晨知错。罚酒一杯。”蔺晨笑着,但笑意无法渗入眼中一分。他装作罚酒,却不着痕迹地躲开了女人朝自己胸前摸来的手臂。

“这冤家。”女人一咬樱唇,却又耐他不了。正想撒娇发作,却见蔺晨抬至嘴唇的手臂一停,双眼就往屋外望去。

“少阁主?”

 

蔺晨没有睬她,径直起身。长袖一甩往外走去。打开门,就见萧景琰小小的身躯缩成一团,躲在门口的地上。

“怎么像只小猫一样躲在这儿。”蔺晨笑了。这笑容如同春风拂面,柔情还带三分。

女人与他相识几年,从未见过这青年如此笑过。一时之间,看得都有些发愣。

只见蔺晨抖抖长袖,竟然就将这少年从地上抱起。

他素来洁癖,此时也不管少年将他长衣沾上泥点,就这样小心翼翼地抱在怀中。放低了声音,带着一丝无奈与宠溺的笑意:“师弟,困了?在这容易着凉,师兄带你回车上睡去。”

她与蔺晨认识至今,从未见他用如此的语调对自己说话。不禁地就有些醋意。只是用微笑掩着,伸手想去碰那少年:“这谁家的孩子,那么可爱。”

谁知还未碰到。蔺晨的手一抖,不偏不倚地避了开去。他笑得清明,却更为疏远:“这是我师弟。”

“倒从未听你说过有这么一个师弟。关系那样好,还以为是你亲弟弟呢。”

蔺晨瞧着怀中熟睡的少年,一笑。“倘若是亲弟弟就好了。”


评论(45)
热度(635)

© 宇宙爆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