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格/杨思德。
“世事人无奈,君心我自知”

[蔺靖]如梦令 三

 

萧景琰后来想起,蔺晨那句话说的是:“不如我们来赌,你看我能不能护他一生?”

但那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久到蔺晨送他的青锋剑都生了锈。

 

**

 

春雨如油。

在雨声中,萧景琰做了个梦。

那还是他刚上山的时候。一次习武,他剑法还未学全。作为教导的蔺晨一门心思想去喝酒,只教了一遍便把众人撂在原地。有些年长的师兄早就看他不顺,远远站着冷嘲热讽:“区区一个不受宠的皇子……”

萧景琰板着小脸闷声不吭,只是咬着牙把剑招从头至尾使了一遍又一遍。直至月上梢头,鹧鸪在枝头鸣叫,才把整套剑招全学会了。他抬起头,却发现迷失了回去的路。

萧景琰没有哭泣。这样的日子他在宫廷早已屡见不鲜。他站在一棵巨大的松树下,像往常一样,等待艳阳高照,再寻路回家。只是不知这次是否还有母后在等他回去。

他等到夜半三更,两条腿被露水浸得冰凉没有知觉,却又不敢倒下。前方却突然伸出两只手臂,只是一揽,就把他背到身上。

蔺晨身上的酒味只剩稀疏,原本光滑的发鬓也有些脏乱。大约找了他许久。

“真是笨。迷路不知道喊啊!”

萧景琰把头埋在他的肩膀里,过了一会才小小声地喊师兄。

师兄,景琰知错了。

“恩。知错就说明还不笨。我蔺晨的师弟可没有笨头笨脑的。”

 

回了阁内,萧景琰才知为了他的事,蔺晨罚其他师兄监管不力,三天不食。甚至第二天,他还当着众人的面讽道:“区区一个不受宠的皇子也能在一天之内把剑招学会。你们又有何资本笑他?”

说这话的时候蔺晨双手负在背后。只是在宽大的衣袍下面,旁人看不见的地方,他用小指钩钩萧景琰的指尖。萧景琰绷着小脸,最后没忍住,藏在蔺晨的袍子里咯咯咯地笑了。

那是仅有他二人所知的暗号。


** 

马车摇晃得厉害。萧景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蔺晨的腿上睡了半刻。

“睡醒了?还不把口水擦擦。”蔺晨笑着递他一张绢巾。他如今已是半大的少年了。抬起身子的时候,蔺晨不着痕迹地抬了抬早已麻木的腿。

“这车送你先回去。你回了琅琊阁,可要乖乖的。这次不要再走失了。”蔺晨语气柔软,却被萧景琰察觉出话中蹊跷。

“师兄你不和我回去?”

蔺晨却别了话头,没有正面回答:“我还以为你跟了师兄我一段时间聪明了。怎么还那么笨呢?找不到人不会喊吗?”蔺晨一刮他的鼻尖,笑他。

萧景琰心中原本还团着的那段阴郁,忽然就散了。之前透过门缝看到的那幕被他捂了捂胸口,藏到最深处。蔺晨还用和以往一样的态度对他,便就没有什么不知足的。

“你这小脑袋瓜,想什么呢?”

萧景琰偏了偏头,自己都不知道为何,脱口而出:“师兄会把景琰扔下吗?”

话出了口,景琰和蔺晨都是一愣。蔺晨以为他是小孩子心性,大约是被自己扔下了觉得害怕。心中更是怜惜,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

“怎么会呢?师兄才不舍得。”他正话没说两句,又开始不正经:“像你这样的小家伙,一扔就被人给拐了。说不定还会帮人数钱呢!”

他们两人斗了会嘴。蔺晨见萧景琰还有些困意,便让他在自己的腿上再憩片刻。

 

蔺晨瞧着少年如羽翼般修长的睫毛抖动,性子却倔强执拧得很。想到这少年未来路途漫漫,不由叹了口气。

“这样的性子,可真不适合宫廷那污秽之地。

萧景琰还未深睡,朦胧间,他听见蔺晨与人交谈的声音。

“琅琊阁什么时候也插手朝堂之事了?”对方话带嘲讽,似乎对他嗤之以鼻。“还是个不得宠的皇子。这浑水你也趟?”

“注意些。你所说的是我的师弟。”蔺晨的话听得萧景琰一阵暖意。他不敢睁眼,怕被识破自己假睡,装作梦中挥舞了几下拳头。

萧景琰感觉到蔺晨将自己往上搂了一搂,好让搁在自己腿上的身体不滑下去。

对方有些诧异:“……心疼了?这可真不像你。”

“你又怎知如何是我。”

“我所知道的蔺晨,并不会为一陌生人感到心疼。”

萧景琰觉着心里一紧。但蔺晨很快就开了口。

“我再说一次。他不是陌生人。他是我师弟。”他声中终是带了些怒意。

对方没有再说,过了一会才又劝道:“琅琊阁之所以屹立江湖威名不衰,其中一条就是从不参与朝事。你现在护着他,以后有得苦头吃。”

此时马车正好经过一条石子小路。车轮滚滚,后面的话语萧景琰听得不清。

只依稀听得最后一句是蔺晨一如以往的清笑:“不如我们来赌……”

他昏昏沉沉,又睡过去。

 

醒来之后,却发现蔺晨没有和他一起回琅琊阁。问了其他人也不说,只是说少阁主下山办事去了。他原本以为和往常一样,三五天蔺晨就能回来。谁知几个月,都得不到他的消息。

萧景琰急了,私底下缠着人问蔺晨去了哪。

“哎呀,小皇子。你这样不是为难人嘛!你知道少阁主去做什么事了吗!那可是琅琊阁每年最要紧的差事,出不了一点差错!”

“那师兄……会不会出事?”

“别人不好说。但少阁主他嘛……”

萧景琰一听就急了,一跺脚:“带我去见师兄!”

他身份特殊,别人也不敢真为难他。见他怎么劝都不听,也只好从了。偷偷地带他下了山。一路上隐姓埋名,风餐露宿。萧景琰咬着牙不发一声。终于赶在最后一日,来到了嵩山之上。

 

嵩山之巅人烟滚滚。满是武林好汉。

而在那人群之上,金檐玉阶之下,一身白衣、飘若谪仙的那个青年,可不是自己的大师兄蔺晨。

大约太长时间没有见他。遥远望着,那五官也是陌生。他旁边还站着位纤纤如立的娘子,身姿幺幺,和之前店里所见的却又不是同一个。

周围的人群伸出树林一般的手臂,朝着台上奋声呼喊。他小小的声音像是落在池塘里的一滴水。

蔺晨的视线转过来人群这边,又移开了。他摇着扇子对旁边的女子浅笑。端得是郎才女貌的一对璧人。萧景琰觉着眼角滴着一颗腊,烫着心口发疼得热。

他张了嘴又闭上,低着头站在原地。幼小的身躯,明明在人群中却好像是孤零零一个人。

谁知人群忽然又沸腾起来,接着往两边分开。

“这谁家的孩子,站在这也不怕被人拐了。喂,你会帮人数钱吗?”

熟悉的调笑语气。

萧景琰瞪大了眼睛抬起头。可不是挂着一脸浪荡笑容的蔺晨站在前面,对他那样熟悉的微笑。还伸出了手:“傻师弟,这回又哭了?”

 

他被蔺晨带到高台上,对着其他面带诧异表情的人介绍道。这是我师弟:景琰。

他对他那样光荣的姓氏,只字未提。

只是说他是他师弟。叫景琰。


评论(26)
热度(595)

© 宇宙爆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