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格/杨思德。
“世事人无奈,君心我自知”

[蔺靖]如梦令 十九

十九

 

林殊第二日在宫门外一直待到日尽西头,才遇到请罪的萧景琰。

从宫中走出的少年全然变了一个人。原本那光洁的少年在短短一天之内仿佛蜕下了稚嫩的外壳。通透的眼眸如静水般沉郁。看见林殊的时候他也未表现出剧烈的神情。甚至连微笑也未曾有,只是抬了抬眉毛。

这样的萧景琰令林殊感到悲伤。那个站在树下利剑一般的少年无论在哪也不会寻见了。

他忽然想起那天蔺晨所说的话。

 

“祁王是否叛乱并不重要。”

“有人是否陷害祁王也并不重要。”

“证据多少也不重要。”

“事已至此你还不明白吗?”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如皇上想保存祁王,区区一个誉王,有再多的证据再多的证词也无关紧要。但若皇上想至祁王于死地……”

“所谓的证据,也不过只是锦上添花而已。

林殊沉默已久,才苦涩开口。“你是说……”

蔺晨冷笑着用指节敲击桌面:“皇家的孩子,一半是拿来杀的。功高震主,杀了那个威胁皇位的儿子,在皇家不是什么新闻。还记得言侯的事吗?”

林殊紧紧拳头,嘴中的茶只剩苦涩的凉意。“如果照你所说,皇上要对祁王兄下手,那为何要将景琰召回来。他既无权势,也无军力。”

“但在他的背后,有赤焰军和琅琊阁。”蔺晨起身站在窗前。细雨入帘,雨滴打在他的眼帘上。光是说到那个名字,他的语气都变得柔软。

“尽管江湖势力还入不得我们这位皇上的法眼。然而,始终犯了他的大忌。趁机斩去祁王一条不入眼的翅膀,也不过是一举两得。”

“骨肉亲情,不过如此。”

 

林殊回过神来,却听萧景琰说道:“我已向父皇奏名,请辞皇子之位,撤边西北,如无旨意,不再踏入金陵一步。希望能换得他对师兄的赦免旨意。父皇犹豫再三,还是允了。”

林殊一惊。萧景琰脸上淡然至极,只是眼角泛着一丝泪意。

 

师兄指点我多次,只是景琰始终不能参透,以至于害了他。

一直都是师兄为我付出。景琰也应该做些什么。

除了你与母后,金陵与我本没有任何牵挂,交出皇子之位反而觉着一身轻松。而且,我为师兄,能做到的也只有这些了。

 

林殊心下大为不忍,终是开口:“没有皇位的皇子,与庶民无异。你此次去西北,远在天边,简直任人鱼肉。实在太为凶险。一旦出什么事,蔺晨他知道也……”

萧景琰目望远方。听了那个名字,他下意识弯起嘴角。

 

一个虚无的名头。如果能换得师兄一身自由,简直太值不过。

他那样洒脱的性子,怎能被拘在这种肮脏的笼子里。

我为师兄,也只能做到这些。

 

他一颗泪水终是忍不住淌过脸颊。 


**

萧景琰走的那日天高云淡。唯有林殊前来送他。他百般叮嘱,最后说放心,只要金陵有我在,一定会还你清白。

萧景琰摇摇头:“我走了。下一个或许就是赤焰军。你自己要小心。”他已不再是那不谙政事的少年。

 

在出关的时候,他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城门上猎旗招展,白云如画。他眯起眼,依稀能望见一个白色的影子在城墙上摇曳。但睁眼再看,墙头上却又空无一人。

他绷紧下巴,纵马离去。

自此,西出阳关无故人。

 


《第二部》完

*短暂休息一段时间……

*应该会有第三部。

*应该会是个HE。

*应该。

*莫方,只管抱紧我。

评论(46)
热度(384)

© 宇宙爆炸 | Powered by LOFTER